男子买灌香肠向店主十倍索赔被驳回,法律尊重常识令人欣慰

极目新闻评论员 屈旌

43岁的胡志红在武汉开了一家灌香肠店。2021年12月11日、12日,赵鹏(化名)接连来他店里两次,共购买了186斤的灌香肠。又过了两天,赵鹏来到店里找到胡志红,称真空包装的香肠没有贴生产许可证号,属于“三无”产品,要求赔偿,并向工商部门投诉。2022年6月,赵鹏到武汉市硚口区法院起诉胡志红,以消费者权益受损为由,要求退还货款7340元并支付惩罚性赔偿金73400元。2022年11月,经过两审终审,法院驳回了赵鹏的诉讼请求。(据1月19日长江日报)

梳理整个事发过程,可以基本看出,赵鹏的起诉索赔,并非是一般消费者发现自己权益之后的维权之举,而是看准了家庭作坊经营食品的法律漏洞,有意为之的“职业打假”。主动要求用真空包装,就是为了让胡志红自己做的灌装香肠,被认定为预先包装称量销售的“预制食品”;而先买少量看看样子,确定了可以索赔之后再大量购买,也是很多“职业打假人”使用的套路。

现在胡志红在包装上全部贴了黄色标签

“职业打假人”究竟是善于运用法律,勇于维护消费者权益,还是以打假之名行敲诈之实,扰乱市场秩序,多年来一直有争议。很多时候,不能一概而论,需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而在这一类的诉讼中,原告虽然看上去在法律上占理,但往往得不到舆论支持,就是因为背离了常识常理。

中国美食文化博大精深,各种民间美食琳琅纷呈,有些成为了民俗和传统,已经成为了“非遗”,而很多这类食品,都跟灌装香肠一样,具备节令性,难以长期、标准化生产。但每到过年过节,却又是家家户户都想囤一点的美食。经营这类食品的商家,往往是勤勤恳恳靠双手做出口碑,赢得信任的手艺人,购买的人往往对这类食品也更为包容,只要料足好吃,质量有保障,包装如何,大家往往并不太在意。所以,拿这样的问题来起诉索赔,会被认为是“找茬讹人”,也是非常自然朴素的社会心态。

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凡事必须在法治轨道上运行,《食品安全法》对于食品包装有明确的规定,经营者被抓到了漏洞,购买者主张自己权益受损,那么,法院的裁决无疑成为是非公正的最权威的标准,不仅对于胡志红而言意义重大,对于很多同样经营这类自制食品的商家而言,都是一种参考——如果这样的情况都能索赔成功,那对于小本经营的人来说会有多大的损失?这生意还能不能做得下去?

胡志红在门店卖手工香肠

而此次法院的判决,体现了对于常识常理的尊重。法院认定香肠属于现场制售食品,也就是一般而言的“散装食品”,真空包装是为了满足顾客的要求,并非预先包装,不属于预包装食品。同时,原告也未有证据证明所购香肠存在其他食品安全问题,或因食用香肠受到实际损害,所以,索赔无据,予以驳回,合情合理,大快人心,不让法律成为“讹钱”工具,保护了社会良善共识。

近年来,常有这种作坊类食品被诉“三无”的案例出现,此前,“重庆女子卖150碗熟肉遭索赔10倍”一案,因法院判决卖家10倍赔偿而引发轩然大波,就是因为判决虽然符合法律条文,但可能与常识常理不符。在人们印象中,家庭食品作坊并不是成规模的厂家,产量有限,顾客群相对固定,而这口家常味道,又寄托着很多人的情感和惦念,带有草根情怀色彩。所以,类似的案件在判决时,都应更为仔细判断涉案食品的类别属性、所适用的法律条文,加强还原事实、释法说理的力度,不管是赔还是不赔,都要站得住脚、服得了众才行。

法律是有其局限性的,尤其在世界快速变化的当下,社会发展的速度往往会快于法律成文,所以司法者适用法律更应重视,在尊重常识的基础上,将案件事实与法律条文相链接。唯有尊重常识常理、遵循客观规律、倾听并回应人民群众对法律的合理期待,司法的正义性才能够得到更广泛的共同认可,人们的法治信仰才会更为坚定。(图片来源:长江日报)(来源:极目新闻)

相关新闻

1月17日是腊月廿六,年味渐浓,位于古田三路易农街的胡志红手工香肠店人气很旺,来灌香肠的顾客一波接一波。老板胡志红身穿工作服、戴着袖套,在店里忙个不停。工作间隙,她接受了长江日报记者的采访。提到打官司的经历,她面露喜色:“这事终于过去了,官司打赢了,心里畅快多了。”

胡志红在门店卖手工香肠。记者耿珊珊 摄

买了186斤灌香肠,转头要老板赔两万

今年43岁的胡志红8岁便跟着父亲从江西老家来到武汉,一家人一直在从事灌香肠的生意。2020年她雇了十几个员工,在古田三路开了一家新门店,4间门面又大又敞亮,两间制作香肠,两间销售香肠。

她的门店里有一半面积都是货架,上面挂满了销售的香肠、腊肉等货物。她说,灌香肠只能冬季做,到了夏天,店里就卖油焖大虾。

2021年12月11日,赵鹏(化名)来到胡志红的门店,花240元买了一份6斤礼盒装的灌香肠,专门叮嘱要真空包装。第二天,赵鹏又来到店里,一口气买了30盒灌香肠,共180斤,总价7100元,包装袋和礼盒上标明产品名为“胡志红手工香肠”,还标明了储藏方式、保质期、制作公司名称、地址、联系方式等。

又过了两天,赵鹏来到店里找到胡志红,聊了没几句就直奔主题:“你这真空包装的香肠没有贴生产许可证号,属于‘三无’产品。”见胡志红不理她,他说:“你赔我两万元,这事就算了。”

胡志红回忆起这段经历,眼眶一红:“我灌香肠这么多年,都是老顾客,从来没人说这属于‘三无’产品。他这就是讹人。”

2021年12月15日,赵鹏向工商部门投诉,称买到了胡志红门店加工销售的“三无”产品。两周后,工商部门认定:香肠现场制售未纳入食品小作坊禁止生产加工的食品品种,当事人办理了《食品经营许可证》,说明当事人已经尽到合法经营的义务。

顾客打官司要10倍赔偿

2022年6月,赵鹏到武汉市硚口区法院起诉胡志红,以消费者权益受损为由,要求退还货款7340元并支付惩罚性赔偿金73400元。

拿到法院的传票后,胡志红一晚上没睡好觉,第二天她请了一个律师。这是她做生意20多年来次打官司,开庭前头晚上,她一宿未眠。

开庭时,赵鹏说,购买这些真空包装好的香肠回家后,发现该香肠包装上并未标注生产日期、产品生产代号、生产许可证编号等,且印刷的“胡志红”图案商标并未注册,应该被认定为“三无”产品,自己作为消费者的权益受到严重损害。

根据《食品安全法》第148条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

胡志红则认为,自己销售的香肠是现场制售食品,不是预包装食品。原告购买时要求对香肠进行包装,自己在未收取包装费的情况下进行了简易包装,香肠是称量计价,原告现场即知晓生产日期。同时,门店有销售香肠的资质,且相关部门对生产的香肠进行检测,检测结果符合安全标准。

经过激烈的法庭辩论,法院认为,赵鹏向胡志红购买自制香肠,双方买卖合同关系成立。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胡志红出售给赵鹏的香肠,是否违反食品安全规定而应对原告进行十倍惩罚性赔偿。

本案中,手工制作的香肠属于武汉市冬季节令性食品,原告所购手工香肠为现制现售食品,不属于预制包装食品,不适用预包装食品的标签规定。原告也未有证据证明所购香肠存在其他食品安全问题或其因食用香肠受到实际损害。原告认为被告销售的香肠为预包装食品,未标注生产日期、产品生产代号、生产许可证编号,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故要求被告支付其十倍商品价款的赔偿无法律依据。

武汉市硚口区法院遂驳回赵鹏的诉讼请求,随后,赵鹏上诉。2022年11月,经过两审终审,武汉市中院判决维持原判,驳回了赵鹏的诉讼请求。

老板不愿反诉侵害名誉权

拿到胜诉判决书后,压在胡志红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她说:“武汉有这么多灌香肠的门店,这个判决对其他同行一样重要。”

在胡志红的门店,她拿出了一包真空包装的香肠,一眼就能看到明黄色的标签,上面清晰地标注了产品标准代号、食品生产许可证号、生产厂家、生产地址和电话。

现在胡志红在包装上全部贴了黄色标签。记者耿珊珊 摄

吃一堑长一智。胡志红坦言,这件事对自己触动很大,虽然手工香肠不算预制食品,但是店里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的香肠、腊鱼腊肉,现在一律按照预制品的要求来包装,“就是为了图个安心”。

还有几天就是除夕,胡志红说:“今年过年不回老家了,准备干到大年三十中午,下午自己家也要准备过春节。”她的儿子在读高三,今年就要高考。他曾经鼓励妈妈,要坚强,这事肯定会过去的。

店员小赵告诉记者:“老板人很实在,对我们也不错。这个事大家都看在眼里,确实对门店影响很大。”

胡志红给记者展示真空包装的产品。记者耿珊珊 摄

曾经有朋友给胡志红出主意,别人告了你,但是他说卖“三无”产品侵犯名誉权,可以反诉。

对于这样的建议,胡志红一笑了之:“做生意讲究诚心诚意,待人也是如此。大家都不容易,希望对方也能过个好年。”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