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电赵韦弦的艺考老师,15年诱奸多名未成年女学生致辍学生育

来源:施子怡

我也是北电的学生,这次也被赵韦弦骚扰了。

在受害群里和姐妹们聊天的时候,看到了赵韦弦艺考机构的名字,心颤了一下。

影路站台,业内最知名编导类艺考机构之一,校长杜英哲,40岁。北京电影学院01级文学系本科,18级文学系硕士,《小鲤历险记》的编剧之一。

他的所作所为,可能是国内教育界性质最严重、持续时间最长、被害人数最多、被害人平均年龄最小的一场剥削

艺考的时候他也带过我,他对我做过的事我也想过开口,但当时我一个刚成年的小女孩,真的很怕反被荡妇羞辱,怕对方在圈子里积累多年的势力。我就没敢说。

过了一年,我进了北电,发现同班同学也在影路上过课,也被杜英哲骚扰过。她还和我说,那一届机构里的艺考女生,基本都被他骚扰过,胆大的拒绝反抗了,几个胆小懦弱的在他的威逼利诱下和他发生了关系其中有一个03年的小女孩,17岁在机构被诱骗后怀孕,辍学,18岁那年生下了杜英哲的孩子。

17岁,青春正好,一个小女孩,背井离乡孤身来到北京,追逐自己的电影梦,换来的是被40岁的老男人洗脑、控制、打压,中断学业,毁掉人生,成为免费泄欲和代孕工具。

杜英哲,你是人吗?

后来我越了解越觉得心惊,被骚扰、猥亵、诱的远不止我们这一届。

杜英哲07年正式成立艺考机构,至今15年,时期一届有500名学生,每一届都有很多女生受害,我目前了解到的最早的受害人可以追溯到07文学系他甚至私下和我炫耀睡过上百名学生,“我就是电影界的教父”。

从师哥那里了解到,在2013年左右的一起诱奸事件中,广东M姓艺考生的父母得知杜英哲的行径,来到艺考机构拉横幅抗议,并且和杜英哲发生了剧烈肢体冲突。这件事并没有让杜英哲警醒。

我19年认识的他。我其实不是影路的直系学生,只是所在的机构那一年和影路有合作,杜英哲来给我们上课。因为我在我们机构的成绩比较突出,课后我们老师特意喊我去办公室和杜英哲见面,让杜英哲重点关注我。

杜英哲通过编导课的群加了我的私人微信。在私人聊天中,对我的学业关怀备至,并且屡次提出我是好苗子,只是被原机构耽误了,让我转去他的机构。我拒绝。

他提出教我写作,给我布置了一些剧本作业,让我写完交给他,隐约记得其中题目有:《我的性幻想》《我次自慰》之类。我没写。

他提出免费让我参与影路机构的泰国写作夏令营,我拒绝。一个同届女学生以是我粉丝的名义添加了我的私人微信,并不断离间我和我的原机构,劝我改去杜英哲那里上课。我拒绝。

后来我听同学们说,这个女生和杜英哲是“情人”关系,经常帮杜英哲劝说其他女孩。那次泰国夏令营,很多女孩遭到了猥亵。而设立海外夏令营,让女孩单独处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国,并实行猥亵,是杜英哲历年来的惯常手段。下文中的中戏y同学和中传l同学将会说出自己在泰国营的遭遇。

最后杜英哲直接提出让我和他发生性行为,我拒绝。因为我始终态度强硬,而且日常生活中和他见不到面,除了遭到长时间言语pua和骚扰以外并没有发生什么。

而在影路上课的学生则没有那么幸运,杜英哲会对每个看中的女生进行肢体骚扰,在过程中发现她们软弱、不敢反抗的话就继续威逼利诱发生关系。他会看人下菜,能猥亵到什么程度就到什么程度,强吻、搂抱、抚摸都是常有的事。

她们都是未成年的艺考生,十几年来不知道多少人。

以下是两位亲历者的自述。

中戏Y同学:

这几天zwx事件的爆发,让我脑子里不断浮现起之前经历的种种。

高三那年机缘巧合来到影路上课,那个时候我还是个没有任何爱情经历与性行为的小女生,期上课老师就会布置一些以性、爱为主题的剧本作业,如《性爱日记》等。

后面去了泰国营,我们上课的地方是在泰国一个有点偏僻的别墅村里,这期快结束的时候,一次上课期间,杜英哲一直盯着坐在那里听课的我,瞟到他紧盯我不放的眼神我甚至有点浑身不适,一下课他就把我叫到隔壁空无一人的别墅,说要单独聊聊我的专业问题。没说几句就要带我去市区吃饭,我心存疑惑还问了问带我们的老师,老师几句推辞便把我送上了车。到了杜英哲先是直接把车开到他在泰国的家,说是要停车,下了车直接把我带到顶层的泳池,问我要不要游泳,他有泳衣。我下意识的拒绝了,他尝试从后背环抱我说想和我一起欣赏风景,我直截了当的说我不想呆了,不是说吃饭聊专业吗?聊完赶紧让我回别墅,他便带我去商场吃饭。吃饭期间一切正常,而我已经感觉到事态不对了,吃饭期间偷偷给老师发消息说能不能来接下我(因为在泰期间没有尝试过自己打车,也不记得别墅地址),老师依旧是模糊的推辞。

吃完饭杜英哲说带我挑几件面试的衣服,结果带我径直走向内衣区,他甚至试图摸我的胸说替我看下尺寸。这个时候我已经有些难耐了,但我并没想好该怎样逃脱。出了商场,杜英哲说带我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发给老师的消息一直没有回复,当时在泰国更好的朋友因为在睡觉也没有回复我消息,又因为此前在德国英国我都有单独行动被尾随的恐怖经历,为了保证人身安全我只能暂且先跟着他。他带我去了一个夜店,那是我人生次去这种地方。

夜店的舞台上站满了光着身子的男模,甩着他们的生殖器跳舞,我没眼看、更不敢多看一眼,急切的想逃走,杜英哲搂着我,给我灌酒,让我挑选一个最喜欢的男模,他说给我点。我一直没有选,他就给服务员一些小费选了一个他喜欢的下来坐到我旁边,让我和他一起喝酒。我不停的说我不想在这种地方呆,我想走了,不停质问他说好的聊专业为什么到现在也没有聊。

他看我情绪不佳,便带我出去了,上车说送我回别墅,结果又给我带到了他的家里。一进门他便脱掉衣服裤子,只剩一条内裤,眼前站着这样一个肥头大耳、膀大腰圆的无衣男,我内心作呕了无数次。他把我逼到沙发上,直接向我扑来扒我的衣服,我当时人都要吓傻了,不停的说“不可能,你不可以碰我。”他说:“我知道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我也知道你是chu女,我不会去碰chu女,那你可以把全身脱光满足一下我欣赏你肉体十分钟的欲望吗?我保证不碰你。你上课的时候看着你我就觉得你怎么这么美,欣赏肉体是一种艺术,可以吗?”带着祈求的眼神。 看我迟迟不同意他的恳求,他妥协说“三分钟吧,让我欣赏你三分钟就够了,求你了,一分钟也行,满足我吧。”此刻我已经有些崩溃了,想到老师一直没有回我消息,也明白我只能自己救自己。我趁他站在那里跑到门口扭开门锁跑了出去,找到一家麦当劳坐下寻找回去的办法。回到别墅后他仍然没有放弃,再三再四邀请我去他的别墅聊天、谈专业。

后来和朋友说这个事,发现机构同学也有类似的经历。但我们都选择隐瞒,埋到肚子里烂掉,因为都正处人生最重要的高三阶段,谁都知道此刻闹事会影响自己的前途和高考—没有人敢告诉家长,想必杜英哲也是抓住了这个bug对艺考和高考阶段的女同学不断下手。我不敢说这里的老师都知道杜英哲的本性和一直以来做的缺德之事,但可以肯定起码略知一二却没有阻拦他的老师都是帮凶。

现在我已经大三了,影路对我有恩,确实帮助我考上了当初的梦校,但是抛开一个机构本身应尽的职责不谈,经历的阴影却会一辈子留在我的心里。大学期间也听说很多艺考机构都有类似事件,我不希望有更多无辜单纯的像我当初一样怀揣着梦与理想踏进来的女孩再次进入这个没有人破解的循环巨渊,我希望恶有恶报,为恶难逃。

中传l同学:

2019年7月,我次来到北京影路,虽然在此之前我曾听见过一些网上的风言风语,但我觉得只要我好好学习不招惹是非,那些事与我无关,怀着这样的心态我在怀柔区的培训基地开始了期课程。

在这里我认识了女孩X,因为和她住上下铺,我们成为了朋友。在我眼里,她富有灵气又十分漂亮,我们常常在一起上课、吃东西,也理所当然的会聊天谈地。我从她的口中认识了一个影路的老板杜英哲。据她所说,他非常希望能做X的顾问老师,但X始终有些担心他图谋不轨,于是我多次和X开始有意无意的躲避杜英哲。

这期课程很快结束,我们很快到了泰国。在那的夜,因为我没听见闹钟,所以错过了给X开门的时间,于是她无奈只能在杜英哲的房间歇脚,为此我十分愧疚,同住的一个师姐告诉了我们许多不为人知的往事,也是从那天开始,杜英哲彻底地隔断了我和X以及师姐之间的联系,我一直躲避着他,直到一对一讲授的最后两天,我才与他次单独会面。杜英哲跟我讲完课以后看似真诚地说“你还有很大进步的空间,如果不经常交流,就没有办法了解你并进行指导。”对我来说,“去理想的艺术学府”是那时我的执念,杜英哲认真耐心的语气让18岁的我有些动摇。那之后,我和X以及另一位女性朋友单独吃过饭,除了发觉X与杜英哲的关系越来越好,我只能提醒她多加小心以外,并无发生其他。

从泰国回来后不久,于9月份我们到了土耳其。上课期间,杜英哲多次以上小课的名义带着我和X外出,虽然我很想学些什么,但总是尴尬地和二人相处。渐渐的,因为不住一起的缘故,我与X也很少见面了。于此同时,杜英哲多次暗示我与自己当时师从的顾问老师不适合,比如“专业不对口、学校喜好、个人风格”等理由,多次撮合我与另一位男老师学习。这个过程中我先是好奇他这样说的原因,之后便委婉推辞。但杜英哲却在我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断章取义告诉我的顾问老师,并挑拨我们的关系,导致我和老师的关系降至冰点,我在也气愤之下约见其当面对峙。在谈话的过程中他先是极力安抚我的情绪并对我洗脑“你是我尊重的女性/我知道你过去受了很多委屈我和你一样/我真心想让你考上…”在气氛稍有缓和以后,我担忧地问起他X的情感状况,他表示自己是真心对待情感,别人口中的故事的真相是“自己被曾经爱过的女孩们成功考学后抛下”,之后,他告诉我X想见我,于是我们离开了会面地点。路上他多次想要牵我的手,但都被我甩开了,并在独处过程中他对我在电梯里动手动脚。X见到我时质问我“是不是从另一个房间里回来”我十分震惊,极力否定。事后,我和X单独会面,她告诉我如果我真的很想上学,我完全可以那样做。我拒绝了,为X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到,更懊恼自己之前为什么不多跟她在一起,阻止杜英哲对她洗脑。

从土耳其回来,我换了一位女顾问老师,随后去了英国、日本,这期间杜英哲并不在,我也获得了短暂的安全。

与X和杜英哲的下一次见面是在我的家乡,当时X说心情不好想来找我,我同意了,但随后杜英哲发消息告诉我他也会来。碍于之前说过的话和需要向他请教学习,我勉强答应下来,天我们在外面吃饭,随后去了猫咖,杜英哲冷下脸,随后回去了。

(以下是我和X的聊天记录)

(2)

第三天,我因为担心X,我还是打算去见她最后一面。那天下雨,杜英哲告诉我X已经点好外卖,我推辞不过,心想应付完赶紧走。我们一起吃完饭,杜英哲突然对我动手动脚,我一时吓傻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X看我拒绝便把我拉进洗手间,重新告诉我这样做我的回报是什么。我只想逃离这里,等我出来整理衣服时,杜英哲把我扑倒床上,我奋力推开他,哭着逃了出去。X追下来,看着我惊惧的模样,她先安慰了我,随后冷静地说起她的遭遇,最后一句话让我至今印象深刻“如果不是因为我爸妈,我早自杀了。”我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非常害怕她回去会被杜英哲伤害,但我管不了那么多,很快就离开了。碍于考试,我没有及时处理这件事,当我想重新面对它时,我发现我连收集证据的余地都没有。

之后到了泰国,这期间我基本上没有和杜英哲相处过,直到快结束的一个晚上,他严厉批评了我的学习状态,并要求和我谈谈。我还是害怕上次的事,本想让室友和我一起,但对方有事,我只能一个人前往。杜英哲一开始先是一本正经的讲课,随后眼神落在我的身上,他分享着他的“光荣性经历”言语间流露出对我的渴望,我意识到不对便起身要离开,他又开始对我动手动脚。几番推脱之后,我大喊着有朋友一会就要来找我,他才悻悻放我离开。

年我考试失败了,他极力给我推荐我不适合我的表导、戏文专业,并怂恿我去整容。还在我考试期间用恶心的言语悉心“指导”。第二年我没在影路怎么上课,我与他的联系也越来越少,我也顺利考上他一直以来认为与我“绝缘”但我喜欢的专业。只是偶然当我在去和X聊天时,我才意识到,这再也不是我当初的认识的女孩了。实话实说,18岁的我,在面对离梦想如此之近时不是没有动摇过,不是没有转瞬即逝的想法不劳而获。但如今我无比庆幸我离泥沼只有半步时停止了,可又有多少女孩被PUA被强迫,或被威逼利诱而误入歧途呢?我不得而知。

杜英哲的所作所为一直是笼罩在艺考圈的阴霾,也是我们压在每一个知情者心中的沉甸甸的石头。但这十五年来为什么从来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因为杜英哲利用了我们小女孩的恐惧。我们孤身一人,来北京,租房,参加艺考集训,迷茫而焦虑

他会诱惑暗示我们,跟他发生关系,可以让我们考上好的大学,可以让我们被影视圈认可,可以让我们出人头地、实现梦想。

我们遇到他时,大多只有17岁,对影视除了梦想和热爱一无所有,杜英哲反复吹嘘自己在影视圈只手遮天、无所不能,我们哪里敢反抗他?

受害的甚至不止女学生,还包含了多名已经是成年人的女员工,她们会在后续的文章中讲述自己的经历。

我们这十五年来都没有人发声,因为大家感到都恐惧。恐惧自己说出来后会不会被荡妇羞辱,会不会孤立无援,会不会被打击报复。但这些天赵韦弦事件中受害者大胆揭露的行为给了我勇气。我,还有我们维权群里的所有女孩,决定就站出来,揭开这冰山一角。

其他受到侵害的女孩子们,你也不是一个人。我相信在看这篇文章的大家都会成为你的力量。

影路杜英哲,我和你没有任何利益相关,我写这些,的诉求就是你永远退出教育行业,停止对女生的侵害,并且对所有侵害过的女生道歉。

这十五年来,无数的受害者因为种种原因只能压抑自己心中的痛苦。而现在,为了不再有受伤的妹妹们,希望大家能够站出来。我们数十名学生和老师已经成立了受害者维权群,如果你有过被杜英哲性骚扰的经历,可以加入我们,大家一起勇敢说出自己的经历,也欢迎加入我们的维权群。实名更好,匿名也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每一个举动,都是为想要的世界投票。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