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参加英女王葬礼堵车迟到,“罚站”后坐第14排过道

极目新闻记者 宋清影

综合英媒报道,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葬礼于当地时间9月19日在伦敦举行,共有2000名宾客参加,各国领导人都乘坐大巴,只有拜登是例外。为了乘坐美国总统专车“野兽”,拜登夫妇堵车迟到,在尴尬等待后,最后被安排在14排的走廊边上。

拜登乘坐“野兽”(图片来源 卫报)

视频显示,拜登的专车“野兽”先是被在伦敦市中心缓慢前进,中途一度被迫在牛津街的一家咖啡馆外被堵到停下。

根据白金汉宫公布的时间安排,500名受邀贵宾在上午9时35分至9时55分之间就座,拜登和妻子吉尔抵达教堂时已经迟到。

拜登夫妇被迫等待(图片来源 纽约邮报)

到了教堂门口后,拜登夫妇没有被立即带到他们的座位上,视频中看到,获得更高军功勋章的游行队伍正沿着教堂的中庭前进,队伍浩浩荡荡。79岁的拜登和71岁的吉尔被迫站在门口等待。

视频中看到,夫妇俩尴尬地闲聊后,终于跟在一位坐轮椅的89岁勋章获得者基思·佩恩后面走了进去。

拜登被安排在走廊边(图片来源 美联社)

上午10时05分,拜登夫妇才被安排落座。据《卫报》推测,因为拜登是单独前往的,所以只能被安排在教堂南侧第14排的过道上。

拜登落座(图片来源 路透社)

照片显示,拜登坐在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后面,吉尔·拜登坐在丈夫的左边,旁边是瑞士联邦主席卡西斯。

据报道,由于伦敦各地严格的安全和道路限制,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内的大多数其他各国领导人都统一乘坐大巴被护送到威斯敏斯特宫。

只有拜登出于安全原因,被获准乘坐美国总统专门的重型装甲豪华轿车“野兽”前往。

(来源:极目新闻)

延伸阅读:

拜登会不会在这个场合,将女王的葬礼搞成一场“劝募”大会?把葬礼变成一场工作葬礼?让来到伦敦的各国政要一起关注乌克兰?

文 | 海上客

英国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葬礼,将于伦敦时间今天(9月19日)上午11点(北京时间18点),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举行。

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停灵威斯敏斯特教堂,接受英国民众瞻仰

1

一场葬礼,看出了许多不平。

此话怎讲呢?

女王葬礼,对于英国来说,这当然是个大事情。英媒甚至在分析,在女王停灵期间,为何前足球明星大卫·贝克汉姆排了13小时队才得以吊唁女王,而英国独立电视台(ITV)知名主持人菲力普·斯科菲尔德与霍莉·威洛比以拍摄节目为名,却可以不排队长驱直入——他俩又不是BBC(英国广播公司)的人。

对比贝克汉姆之排队,菲力普·斯科菲尔德与霍莉·威洛比不排队受到抨击 英国《每日快报》报道截屏

他俩甚至不是英国上议院或者下议院议员——这些议员有权力不排队,且能“捎带”4个人。据悉,贝克汉姆就受到了议员邀请,可他并没有应邀,而是选择了排队。而两位主持人在未受邀的情况下,凭什么硬闯威斯敏斯特教堂?

海叔要说,在保留了君主制和贵族传统的英国,阶级划分仍相当明确的情况下,英国媒体和英国社会认为谁该排队,谁不用排队,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拜登将有权乘坐其“野兽”防弹专车前往威斯敏斯特教堂参加女王葬礼 图:英国《泰晤士报》报道截屏

可面对来自世界各国前来参加女王葬礼的领导人,英国主办方竟然也来了个区别对待。譬如早早于9月17日抵达伦敦的美国总统拜登——其“空军一号”飞机降落斯坦斯特德机场后,就坐上同机载来的“野兽”防弹车,开往下榻地。

据英国媒体《泰晤士报》9月12日披露,拜登9月19日前往威斯敏斯特教堂时,仍然将坐上这辆配备夜视镜、催泪弹发射器和厚达20厘米装甲的防弹车。

马克龙面见查尔斯三世夫妇 图:资料

当时,《泰晤士报》还援引英国白厅(WhiteHall)所谓知情人士之言说,法国总统马克龙、日本德仁天皇和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也可能被允许乘坐各自的专车。有英国政府消息人士称,让七国集团(G7)领导人乘坐大巴前往参加葬礼,显得不合适。

但其他领导人就得挤大巴吗?马克龙、德仁、赫尔佐格是不是乘坐专车,还要“开盲盒”——可能、不可能?

2

日本天皇德仁夫妇难得出趟远门,这次是参加女王葬礼。上次,1993年,德仁他爸爸明仁还在天皇之位的时候,曾参加比利时国王博杜安一世的国葬。

日本共同社称,日本皇室一般不愿意出席葬礼。上次到比利时是个“例外”。这次又例外了?还有媒体披露,本来准备去伦敦参加女王葬礼的是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因为天皇夫妇准备前往,而英国给出的名额有限,岸田文雄也就轮不到去了。

9月17日上午,日本天皇夫妇启程前往英国出席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国葬 图:共同社

看上去,日本皇室和欧洲王室关系挺热络的啊。女王去世后,德仁夫妇和明仁夫妇竟然宣布服丧三天。

这不禁令人感觉奇怪——日本皇室跟英国王室到底什么关系?如果说英国王室和欧洲诸国王室有些是有血缘关系的——譬如伊丽莎白二世的丈夫菲利普亲王曾经是希腊王子;刚刚庆祝登基50周年的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是伊丽莎白二世的远房表妹……

《朝日新闻》报道截屏

可日本皇室和欧洲王室并没有姻亲关系。哪怕德仁曾经在牛津大学留学,也曾经蒙女王照顾,可连他爹明仁都服丧三天,真是挺让人觉得稀奇的。

也许,日本想通过这样的方式,令世界感到自明治维新以来其“脱亚入欧”之路没有断绝?

某种程度上说,日本的皇室外交,这次在英国可以有所伸展。毕竟,参加女王葬礼的世界政要已经超过500人。按照路透社的说法,英国邀请了几乎所有派代表参加女王葬礼,除了阿富汗、俄罗斯、白俄罗斯和缅甸,以及未建交的叙利亚和委内瑞拉。

甚至朝鲜、伊朗、尼加拉瓜都派出大使级代表出席英国女王葬礼。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沙特阿拉伯实际统治者、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将不再出席周一的伊丽莎白女王葬礼,这与英国此前的预期相反。

3

总的来说,到英国的外国政要这么多,按照路透社的话说,这导致了二战以后 “英国历史上规模最庞大的警务行动”。但葬礼的氛围是否会被冲淡呢?却也挺难说。譬如乌克兰,尽管其总统泽连斯基没有前往伦敦,然而他的夫人叶莲娜·泽连斯卡娅确定会出席女王的葬礼。

叶莲娜·泽连斯卡娅 图:资料

拜登会不会在这个场合,将女王的葬礼搞成一场“劝募”大会?把葬礼变成一场工作葬礼?让来到伦敦的各国政要一起关注乌克兰?

在伦敦当地时间9月18日在吊唁簿上签名后,拜登说,他曾经与女王交流,如何让世界变得更好。

拜登于9月18日在女王吊唁簿上签名图:英国天空电视台网站

这当然不是坏话。但美国真在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之事吗?如果当真有此意图,在海叔看来,拜登在英国——

1.先得认认真真地完成出席葬礼之事。葬礼就是葬礼,吊唁就是吊唁,其他外交事务该放到次要位置,别想着趁着葬礼来合纵连横。

2.诚然,英美有着许多特别关系。可在葬礼场合,面对五百多国际政要,拜登尽可能不要太特殊为好。毕竟,这是葬礼场合!

3.俄乌冲突,还是需要调解、调和,而不是拱火。美国总统这次在伦敦,哪怕和泽连斯卡娅面对面,能否做到这一点——劝和呢?

极目新闻记者 李力力

英国女王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次,也是最隆重的一次旅途,是从白金汉宫到威斯敏斯特教堂的路上。整个路程约1.9公里,她的灵柩由仪仗侍卫队护送,其中一名高个男子最为显眼。他是女王最忠诚、服务时间最长的御用侍从,女王总是喊他“高个子保罗”。

女王最后一次离开白金汉宫(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女王仆人众多,但只有三名男仆,他是被邀请参加灵柩护送的仆人,足以可见他在王室成员心中的地位。他终身未婚,是女王最信任的男仆。

《每日邮报》详细描述了保罗参加灵柩护送的画面:他穿着燕尾服,双手紧握,目不斜视,大步走在灵柩前方,就如他以前守护女王那样坚定。

保罗在队伍中(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高个子保罗”全名为保罗·怀布鲁,1959年出生,家中排行老二,19岁起就为王室服务。

保罗的个职位是初级男仆,他喜欢狗,乐于与柯基犬相处,他很快就被女王看中,陪伴在女王身边。

当时女王身边还有一位男仆,名叫保罗·伯勒尔。为了区分他们,女王称呼怀布鲁为“高个子保罗”,他身高达1米92。这个亲昵的称呼一直沿用至今。

此后的44年中,保罗一直忠心耿耿地陪伴在女王身边。女王身边的仆人来来去去,保罗始终是那一位。

保罗走在灵柩最前面(图片来源:《你好》杂志)

2002年,他参加了女王的金禧庆典;2012年,他参加了钻石庆典;就在几个月前,他还参加了今年的白金庆典。

他见证了女王统治时期最黑暗的时刻,见证了女王的孩子们婚姻不和的岁月,也见证了一些最振奋人心的时刻。

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保罗是陪同女王和丹尼尔·克雷格演出的人。

女王与丹尼尔·克雷格一起出席开幕式(右侧是保罗 图片来源:法新社)

据说,他在王室中没有敌人,只有朋友。他陪伴女王经历了每一次家庭危机等琐碎争吵,他从未卷入其中。就连王室工作人员之间的互相攀比,在他身上也丝毫不存在。王室成员评价他,谨慎谦逊,从不泄露王室秘密。

在紧要关头,保罗是个出现在女王身边的人。1982年当一位名叫费根的男子闯入女王卧室时,是保罗及时赶到,把闯入者带到食品室,给他倒了一杯酒,然后拘留了他,直到警察到来。

当哈里王子从美国打来电话时,是保罗将电话交给女王接听;保罗会把女王最喜欢的电视节目的时间,在《广播时报》上画圈,提醒女王观看……

2021年,保罗成为女王在白金汉宫任职时间最长的工作人员,因长期忠诚的服务而受到嘉奖。他被授予皇家维多利亚勋章和金银勋章。

这么多年的服务并不是没有牺牲,他一直是单身汉。朋友们说,他只是和他的职责“结婚”了。

曾经有王室工作人员离开后,靠出书撰写王室秘闻大赚一笔。保罗的朋友说,他知道自己在外面随便找个工作或者出本书,都比现在赚得多,但他从不打算这么做。

“他觉得只要女王需要他,他就应该待在女王身边,而事实是,女王一直都需要他。她完全信任他,而他什么都知道,却从来不说。”

在女王灵柩前往威斯敏斯特教堂的途中,有网友写道:“走在最前面的这人,是女王的侍从兼警卫官,44年来他是既是仆人,也是同伴。现在,是他最后一次陪伴她。”

《每日邮报》报道评价说,在女王漫长的一生中,在她认识的有权有势的人当中,在王室家族所有出身良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当中,女王和这位“高个子保罗”在一起时,最放松、最快乐。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