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英国也不忘喊话中国,澳总理:“中澳两败俱伤”

19日,来自各国约500名政要出席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葬礼,然而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在出席英国女王国葬后,做的件事就是向中国喊话。

阿尔巴尼斯在接受英媒BBC采访时表示,若想要改善中澳关系,中国必须尊重澳方的价值观。同时,他呼吁中国应该取消对澳的贸易“制裁”,他说道:“这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中国伤害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和就业,同时也伤害了自身,因为它失去了获得澳大利亚优质产品的机会”。21年,澳对华葡萄酒出口额下滑97%,牛肉、大麦等也受到较大影响。

资料图

专家分析,这是澳大利亚“急了”的表现,因为澳大利亚高度依赖对华出口,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其2021年总贸易顺差为1294.8亿澳元,单就中国的数额就达到834亿澳元,占比约三分之二,对华顺差高居世界首位。

阿尔巴尼斯表示,“我们希望有良好的中澳关系,但我们同时要能够为自己的民主发声”,此话一出,想必大家已经听出来,又是典型的“军事政治靠美国,经济贸易靠中国”。又想从中国这里捞好处,又想继续施行对华强硬的政策,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自澳前总理莫里森执政以来,中澳关系逐渐降至冰点。莫里森政府认为,美西方阵营才是他们的“归宿”,为了迎合美国,莫里森多次发声抹黑中国,伙同多国用行动表达出激烈的“反华”情绪,导致中澳关系急转直下。

莫里森 资料图

阿尔巴尼斯虽然嘴上说着要改善中澳关系,实际上又不肯听中方的好言相劝。中方曾提出四点:一是澳方要坚持视中国为伙伴而不是对手;二是要坚持求同存异的相处之道;三是坚持不针对也不受制于第三方;四是要坚持构建积极务实社会民意基础。

对此,阿尔巴尼斯表示,不会就中方提出的建议作出回应,也不会改变现阶段的立场,“我们只回应自己的利益”。而前些日子,一则“中国暂停进口澳洲牛肉产品”的非官方消息却让阿尔巴尼斯“慌了神”,他时间发声,称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这样做,随后又得知只是假消息,只有他的过度反应略显滑稽。

资料图

前不久,来自世界各国的60名议员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会议,商讨新的“对华政策”,澳方骄傲地表示,“澳大利亚的‘反外国干涉法’为此次会议提供了部分蓝图”,媒体分析,这是澳大利亚决心对抗中国的象征。

当然,并非所有澳政客都这样想,澳前贸易与投资部长安德鲁·罗布指责莫里森政府“让我们失去太多”。由于前澳政府加大了对中国投资者的审查,投资者们“人心惶惶”,导致澳大利亚失去大量潜在投资,“然后这些投资去到了中东和非洲等地”。2016年,中国对澳投资创下154亿澳元的峰值,而在2021年只有8亿澳元。

延伸阅读

作为美国、英国联同澳大利亚搞出来的“奥库斯”联盟最重要的一环,澳大利亚的核潜艇项目备受瞩目。但一年时间过去了,如今澳大利亚却尴尬地发现,获得核潜艇的各条道路都被堵死了。

《日本时报》17日称,尽管“奥库斯”联盟旨在为澳大利亚提供“对抗中国的核潜艇”,但如今澳大利亚潜艇部队的能力差距仍然令人担忧,因为核潜艇项目前景难测,而该国老化的常规潜艇注定在新潜艇交付之前就将退役。

资料图

报道称,近日,来自美国和英国的约50名官员在澳大利亚就该国的核潜艇项目展开会谈。按照计划,经过为期18个月的前期研究后,澳大利亚将确定具体的核潜艇建造方案:是采用美国或英国设计,或是为澳大利亚特别订制的型号。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马勒斯透露,堪培拉有望在2023年上半年发布初步公告,确认未来的型号选择。但预计艘澳大利亚核潜艇至少要到2040年才能服役,而且还要再过10年才能具备作战能力,澳大利亚现役的常规潜艇无论怎么延寿也注定无法坚持到那个时间。

因此马勒斯表示,他对澳大利亚采取什么措施来应对潜艇的能力差距“持完全开放的态度”,可以选择建造临时常规潜艇或采购美国或英国的现役核潜艇。

但澳大利亚媒体披露,从“奥库斯”联盟的另外两个合作伙伴那里购买核潜艇的希望已经破灭了。美国海军战略潜艇计划执行官斯科特·帕帕诺少将公开表示,美国核潜艇生产线的任何额外需求都将不利于该国的国防需求。五角大楼官员近日也再三强调说,当前美国海军的换代压力巨大,无论是“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还是“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都接近服役末期,美国造船业即便全力运作也只能勉强满足它们的换代需求。

资料图

同样的,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9月也对记者表示,英国无法向澳大利亚提供英国海军现役“机敏”级攻击核潜艇。

直接采用美国和英国的核潜艇没指望,那么其他的路能走通吗?

马勒斯自己就排除了为澳大利亚特别定制核潜艇的可能性,“澳大利亚选择与其他海军同样的潜艇设计将是更为有利的”,“如果你正使用的潜艇型号已经在其他服役,因为有共同的经验和工业基础来维持它,这显然要好得多。”

这下好了,澳大利亚近期获得核潜艇的可能性全都被堵死了,的希望是英国刚开始规划的下一代攻击核潜艇——或许美国完成全部“弗吉尼亚”级攻击核潜艇的生产后,也可以为澳大利亚再生产一批?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实现这个目标。

至于临时引进常规潜艇填补空白,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师马库斯·赫利尔警告说,无论是基于现役“柯林斯”级常规潜艇的改进型号还是采购国外的常规潜艇设计,留给澳大利亚的时间都是非常有限的。“我们在2009年的国防白皮书就确定了需要更大的潜艇,但13年过去了,依然没有进展。”报道称,澳大利亚将中国视为威胁,但中国和澳大利亚的潜艇差距已经存在,而且随着澳大利亚未来战略环境的恶化,这种差距只会变得越来越大。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