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博士生送外卖不丢人,如何顺利毕业才是考验人

极目新闻评论员 徐汉雄

近日,浙大博士生孟伟发布视频称:“我是浙江大学荣誉学院竺可桢学院本科毕业生,浙江大学自己的博士生,还记得八年前在本科毕业典礼上,我们的院长对我们说,‘你们就读过的所世界大学是浙江大学,你们就读过的一所荣誉学院是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孟伟给浙江大学丢人了,孟伟给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丢人了。”(据9月20日九派新闻)

孟伟为浙江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研究生,于2014年9月入学,读了8年没毕业,因靠兼职送外卖维持生计,引起网络关注。孟伟说给学校丢人了,估计与此有关。

孟伟究竟是感到送外卖给学校丢人了,还是8年未毕业给学院丢人了,也许兼而有之?在视频的最后,他低下头对着镜头说了一句“对不起”。网友鼓励他:送外卖不丢人,又没偷没抢,劳动最光荣!

无论是送外卖,还是博士延迟毕业,都不丢人。孟伟也没有因此对不起谁,要说对不起的,可能是他自己,就是一路走得辛苦,没能如期毕业,让自己陷入困扰之中。

孟伟是一名保送直博学生,原本预计毕业时间为2019年6月。他的难题不是送外卖的颜面问题,而是如何获得博士学位的学业问题。

送外卖是靠劳动养活自己,以减轻经济压力,并支撑学业,是临时的勤工俭学,无关“大材小用”,不仅不丢人,直面现实的勇气还令人敬佩,外界不必聚焦于此。

迟迟未能毕业,倒是值得探讨。孟伟说,这有他自己的原因,也有客观因素。他说,“整个博士期间,只有一次中期考核,导师也放松了对学生的管理和要求,我的导师前几年安排了我去做一些横向的课题,没有科研成果产出,对于博士课题是没有帮助的,能力也没有提高。”

他称,学校对于博士研究生的考核是不完善的。实际上,中期考核与论文对博士生很重要,并非哪一所学校的议程设置,基本上都是这样的。

孟伟说,博士毕业延期之后,补助停发,每个期末会收到导师发的课题经费,非常有限。2021年有了孩子,迫于经济压力,想到送外卖。

也有网友质疑,读了8年一点学术成果都没有?横向项目搞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论文成果?这同样不是孟伟一个人的尴尬,就如他说的,送外卖的博士不多,博士延期的却多。他只是因送外卖而牵出“读8年博士未毕业”的话题。

据报道,“超期博士”毕业难已成高校中的普遍问题,西南交通大学曾经清理857名“超期博士”,其中2位就读年限长达21年,令人咋舌。

每个延期毕业的博士,或许都有难言的苦衷。或是自己的原因,或是导师的原因,或者其他原因,无论是什么原因,论文是必须迈过的一道坎。

大多博士生在撰写学位论文期间会遇到许多挑战,并可能导致自身无法按时毕业。所以,有网友说,博士生对此应该有清醒认识,既然选择了读博,面对论文大考,就必须把发表论文作为重中之重,要心无旁骛,不能因其他事情影响了科研。

现实中,在一些高校,无项目不博导,无经费不招生。由于项目、经费等原因,部分导师与博士生的关系出现异化苗头,即博导花更多精力在争项目、跑关系上,学生成了“打工”的。理工科博士生入学后还可直接参与博导的科研项目,做实验、写论文、申请专利等,有的文科博士生在博导的科研项目中能做的有限,就是资料搜集、整理等,学术素养与能力的获得就比较困难。

博士毕业难,是个老话题。浙大博士生送外卖自称给学校丢人,需要探讨的不是该不该送外卖,而是如何顺利毕业。就如他说的,“我还要继续完成我的科研和学业。虽然延毕,但三年内,我还有一次答辩的机会,我希望能抓住这次机会。”

博士毕业难,不是哪一个人的困难,这课题也许需要方方面面一起来提供答案。

(图片来源:九派新闻)

(来源:极目新闻)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