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洋孙悦合著《回家》背后:我们哭了,但不想让别人哭

极目新闻记者 杨锦英 曹雪娇

2022年9月,由孙海洋口述、其女儿孙悦撰写的新书《回家:14年又57天》正式发行。甫一上架,便在不到一周内卖出超8万册。

《回家》主要讲述了孙海洋在孙卓丢失前后的人生经历,将14年间的漫漫寻子故事娓娓道来。

对孙海洋而言,写下这本书,是希望更多人能关注到那些还没有找到孩子的家庭,他们还在路上。在向孙悦讲述时,他是轻松的、冷静的,因为对他而言,“孙卓已经找到了,那些事都已经成为过去。”

而对孙悦来说,这是她次完整了解到父亲无比艰辛的寻亲路。在著书过程中,她一度崩溃痛哭,也借由写书对父亲有了新的认知。

《回家》的结局中,孙卓回到家,一家五口团圆;“结局”之外,是许许多多寻亲家长仍奔波在寻找的路上。9月20日,在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孙海洋父女希望此书能让更多人关注到仍在路上前行的寻亲者,关注到在司法变革上不断作出的努力。

全家商议新书封面,三人相拥的画面动人

不管是孙海洋还是孙悦,都没想到这本书能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在电商平台上架不到一周,《回家》的销量已经超过8万册。

书籍封面选用了2021年12月6日孙卓与父母相认时拥抱的画面。孙海洋紧紧地抱着孙卓,背影看起来坚实可靠。孙卓眉头微蹙,彭四英则神色温柔地拥着父子二人,一轮象征团圆的满月正正地落在一家三口中间。

在孙悦最初的设想里,这是属于父亲孙海洋的故事,她曾建议使用父亲的一张面部特写作为书的封面。“这样这本书会看起来会比较沉重,但其实,她的整体基调是光明而温暖的。”孙海洋说。后来,经过一家人的商量,选用了现在的封面。

“他们三个人相拥的画面很打动人,大家对于这个画面也十分熟悉。”孙悦说。

自从新书上架,孙悦社交媒体账号的私信和评论区,就变成了网友的大型催货现场,还有国外的网友购买,正等待空运包裹。

“大家的热情让我们受宠若惊,没想到这本书会这么快卖出这么多本,现在出版社正在疯狂加印。”孙悦表示,他们手里目前只有3本校对用的样书,网购的书正在快递回来的路上,不少网友比作者本人更早拿到了这本书。

孙悦说,有读者已经读完了这本书,还给她发了读后感,其中一句评价让她很喜欢:“这本书不是想要让人哭,而是想要给人力量。”

写书花了四个月,女儿重新认识孙海洋

为什么会想写这样一本书?这是孙海洋和孙悦最近常被问到的问题。

很早之前,孙悦听到父亲讲起过去的一些经历,就会觉得唏嘘和震撼。当时她就在想,应该把这些记录下来,就像写日记一样,专门为孙海洋记录。到2020年,这种记录的想法变得更加明确。

“但当时我的心情是比较沮丧的。到2020年,我们已经找了孙卓13年,一件事情持续13年,就会变成常态,很少会想什么时候发生改变,也不敢抱那么大的希望。”孙悦说,所以当时虽然想写,但觉得故事还没结束,写下来没有意义。

直到2021年12月6日,孙卓找到了,孙海洋一家的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好的结局。孙悦才下定决心,“我一定要把这个故事写下来。”

就这样,孙悦从故事的旁观者、亲历者,最终成为故事的讲述者。2022年4月,她开始动笔。

对孙海洋而言,写下这本书,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关注到那些还没有找到孩子的家庭,他们还在路上。为了贴合他的经历,孙悦最终选择以父亲的口吻来讲述。对她而言,这既新奇,又充满了挑战。

“我要想象自己就是孙海洋。他在广场上呐喊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他在陌生的门缝向屋里张望的时候,是怎样的感受?卓卓丢失时,他在深圳的大街小巷疯狂地追赶,又有哪些心理活动?”孙悦说,父亲有些经历她本来就是知道的,但当她站在父亲的视角看待这些年的寻子经历时,心境与之前有所不同。

有网友评论这本书说:“这是揭开自己的伤疤。”孙悦并不认同这种评价,她觉得把这些经历叙述出来,反而会觉得很轻松。

白天写,晚上写,路上也在写。从春天到盛夏,孙悦赶工四个月后,终于把这本书写完了。

但仅仅一本书,很难描述出孙海洋复杂的人生经历。

“写完书后,我一度认为我对爸爸的人生了如指掌,但交稿后,他有时又突然和我讲起曾经开厂子、和打拐志愿者一起解救小孩的经历。所以我三天两头就会和他说,‘这些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孙悦说,这些她所不知道的、在她看来非常新奇的经历,也让她对父亲有了新的认知。

不过,孙悦还是更希望把父亲孙海洋还原成一个“平凡而不平凡的人”,而非英雄,“就像我在书中写的,人所经历的苦难、绝望,作出的努力,会比所谓的‘英雄’这个词更有力量。”

整理父亲的资料,女儿会突然崩溃大哭

《回家》一书记录了孙海洋的漫漫寻子路,14年又57天,见证了他从青年到中年的时光。

孙海洋给孙悦讲述了大量她从未了解到的寻亲故事。在讲述过程中,孙海洋是轻松的、冷静的,因为对他而言,“孙卓已经找到了,那些事都已经成为过去,讲出来就轻轻松松的了,所有事情都不会让我再生气、再痛苦了。”

但对孙悦来说,这是她次直面父亲在寻找弟弟过程中经历的苦难,无论是四处奔波的艰辛,还是内心面临的煎熬。这些故事,孙海洋曾在媒体面前千百次地讲述过,但他从未跟自己的孩子透露过半分。

“有时他讲着讲着我就哭了,有时我自己一个人整理资料,也会突然崩溃大哭。”孙悦说。她指的是2008年8月,孙海洋前往宁夏寻子的一段经历。

当时,宝贝回家网站负责人告诉孙海洋,有报道称宁夏有一个走丢的孩子被送到派出所,新闻上的照片很像孙卓。孙海洋看了照片后也觉得很像,就是瘦小了一些,便请深圳警方帮忙调查。深圳警方询问宁夏当地的派出所后回复孙海洋,孩子只是走失了一会儿,已被家人领回。

孙海洋很失落,他翻来覆去看那个孩子的照片,越看越像孙卓,肯定是在外一年多挨饿受冻,才会比以前瘦小。他决定亲自去宁夏走一趟。从深圳到宁夏没有直达车,他辗转郑州、西安,终于到达宁夏。他找到报道此事的记者,又亲自去见了那个孩子,反复确认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不是孙卓。

《回家》中形容,这是“一段最接近绝望的旅途”。希望再次破灭之后,孙海洋重新陷入痛苦。他放声大哭,迷茫下一步又该去哪里,也害怕回到家面对父母妻子凄楚的眼神。

14年后,孙海洋再次看到书中描摹的当时的情景,痛苦已如云烟。他甚至有余力自嘲,其实种种线索表明那个孩子不是孙卓,但自己就是不信,找诸多借口,甚至偏执地怀疑深圳警方在骗人,非要自己去一趟。

但在孙悦看来,孙海洋的“偏执”,是一种对抗命运的“犟劲”。不仅是宁夏之旅,寻子的14年间,孙海洋许许多多次面临绝望的境地。在没经历失子之痛前,孙海洋的童年亦是在穷苦中度过,他的母亲曾为了全家吃上饭,去偷过菜薹。

“但他不断地反抗这种绝望,哪怕有一丁点、几乎不可能的希望,也一定要抓住它,我觉得这一点是很打动人的。”孙悦说。

而最终,这些挣扎和反抗,也迎来了柳暗花明的结果。正因如此,孙海洋父女都认为,《回家》一书的总体基调是充满光明的。

“希望这本书看了之后,能给大家一种力量:不管经过什么苦难,都不叫事。只要努力,都可以改变。”孙海洋说。

“结局”之外,希望更多关注寻亲群体

《回家》的最后一章,标题为《在“结局”之外》。“结局”,是孙海洋寻子路的结局,孙卓回到家中,一家四口团圆。“结局”之外,是许许多多寻亲家长仍奔波在寻找的路上。

书中提到寻找郑楚泽的郑爸爸,每年都会给丢失的儿子过生日;寻找罗妙全的罗爸爸,等待女儿回家已32年;还有寻找童芸婧、童仁谦两兄妹的90后父母,是最年轻的寻亲家长之一……

孙卓回家之后,孙海洋亦未停止帮助其他寻亲家长的步伐。他会在社交平台传播被拐儿童的信息,也会在新线索出现时,和寻亲家长一同奔赴现场。

“我能够感同身受,有些家长和我在寻亲路上一起走过了十四五年,对他们真的放不下。希望他们的孩子都能够找到。”孙海洋说。

孙海洋谈到他多年的好友杜小华。如今,电影《亲爱的》四个原型中,只剩下杜小华还未能如愿找到孩子小米奇。

今年9月中旬,杜小华从江西老家赴湖南常德,与一名疑似小米奇的男孩做DNA对比。那孩子外形长得像他,但DNA比对失败。

“类似情况我们经历得太多了。”孙海洋说,有时候孩子长得很像,被拐卖后上户口的时间也对得上,但一对比,并不是。孙悦也回忆,有一年母亲曾说找到孙卓了,像真的一样,但实际并不是孙卓。

因此到后来,孙海洋有了新的线索也不会告诉妻女,怕她们会再失落。

但无论是孙海洋还是杜小华,他们始终都没有放弃希望。他们告诉自己,“一定能够找得到的。”

孙卓找回来之后,孙海洋将这句话传递给其他寻亲家长,“一定能够找得到的。”这是一句安慰,也是一句鼓励,希望寻亲家长们保持坚强,保持信心。“把自己家里照顾好,自己照顾好,等孩子回来的那。”孙海洋说。

在孙卓回家后,寻亲群体更多地进入大众的视野。2022年的前9个月,许多被拐儿童被寻回,其中包括手绘家乡地图的黎方富、素慧大姐苦寻31年的徐剑锋、24年前被方便面骗走的张洋洋……

孙海洋表示,这与全国各地公安积极开展工作,DNA资料库、人脸识别等高科技打拐分不开。他衷心希望社会给予寻亲群体更多的关注,更希望针对人口拐卖的法律和制度能够更加完善,早日实现“天下无拐”。

孙悦在《回家》的结尾处写道:“总有一个明天会积雪尽消,到那个时候,我们抬头一看,只见每个人手里都举着火把。”这是对这本书的“结局”的诠释,也是对“结局之外”的寻亲人们的光明祝愿。

(来源:极目新闻)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