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限制资金流出?谣传!

最近有传闻说,香港银行向港外汇款单次限额调到了16万港币也就是2万美元,更大额度汇款需要提前登记(也就是审批)目标账户。

这个传闻还说,半年前这个数是50万港币,而早些年是500万港币,说得有鼻子有眼。

有传闻称香港银行向港外汇款单次限额调到了16万港币也就是2万美元

只要稍稍想到香港是个国际金融中心,就不会相信这个谣言。如果资金都不能自由流动了,那还是什么国际金融中心?还有香港朋友亲自验证了一下,发现超过2万美元的资金仍然可以汇出香港:

《亚洲金融》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称传闻不实

1

富豪人数跌出全球前十

这种谣言的出现可能与当前香港的资金流动形势有关。据最新的英国亨氏咨询(Henley & Partners)与新世界财富(New World wealth)联合发布的《全球公民报告》,中国香港跌出了全球十大最富城市。2022年,香港拥有100万美元净资产的人数为12万5100,相比去年减少了14%,排名下滑了4位跌至全球第12名。

前十名中已经见不到香港身影

该报告列出了全球前20名百万富翁人数最多的城市。美国纽约位居榜首,日本东京居次。英国伦敦排名第4,是欧洲排名更高的城市,中国的北京和上海分别排名第9和第10。而香港在亚洲的竞争对手新加坡,以24万9800名百万富豪排名第5,较年初增长1%。

香港在整个榜单上的下滑是更大的。

尽管有资金流出,不过香港仍保持着全球第三大美元交易中心、第六大财富管理中心的地位。对于香港来说,现在最应关心的不是资金的外流,而是人才的流失。

2

企业中层流失严重

据香港总商会最近的一份调查显示,移民潮导致技术人才流失,大型及中小企业皆受影响。香港总商会主席王冬胜直言,香港正面对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更大规模的高学历人才外流问题。

香港总商会主席王冬胜

该调查指出,38%受访公司表示因员工移民离港而受到较负面影响,58%公司预期在未来12个月因员工移民而导致的流失率将大致不变,但约35%预料有关流失会增加或大幅上升,反映企业对移民潮能在今年逆转不表乐观。

有关移民员工的背景,受访公司透露,移民员工最主要来自“30至39岁”(占67%),其次是“40至49岁”(占52%)。

职级方面,分别有56%及51%受访者称,移民员工主要是中级和初级管理层。另外,移民员工来自不同专业,包括工程和技术、财务与会计,以及信息科技等。

香港街头步履匆匆的白领 图源:特区政府新闻处

调查结果亦显示,寻求事业发展并非员工移民的主要考虑因素,最多是为子女筹谋更好发展,占57%。

该调查结果表明,移民离港者多为有相当经验的企业中层,是企业的中流砥柱,一旦出现断层,对业务运作构成挑战,企业除了要应付招聘和培训新员工所需的开支外,亦要负担时间成本、业务增长受阻等其他隐性成本。

香港中环金融商业区 图源:特区政府新闻处

王冬胜认为,香港正面对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更大规模的高学历人才外流,将对经济产生重大连锁效应,因人力资源对香港以服务主导的知识型经济十分重要,假如无法遏止人才外流现象,情况将令人忧虑。

新任的港府行政长官李家超在被问及到移民潮问题的时候就说:不会用“移民潮”字眼讨论目前的现象。他认为这么多人离开香港的原因各有不同,学业、个人发展、家庭背景都是港人离港的原因。

3

新加坡澳洲争抢人才

今年首季,香港录得近16万人口净流出,是2021全年总和的五倍之多。除了大量本地人选择移民之外,还有部分外籍人士决定离开。

香港实施最严厉防疫措施,被认为是压倒香港的最后一根稻草。香港欧洲商会调查,近半欧资公司计划一年或半年内全部或局部撤走,仅17%欧洲企业确定留在香港。

相比之下,同在亚太区的新加坡、澳洲则加大力度吸引人才。

新加坡、澳洲正在加大力度吸引人才

8月30日,《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推出高薪就业准证,吸引全球人才。新准证将赋予准证持有者随时在新加坡同时创办、经营和为多家公司工作的灵活性。

新加坡人力部长陈诗令表示,这是加强新加坡作为全球人才中心地位的多项举措之一。

除了人才,普通的技术工种也是新加坡招揽的重点。前不久新加坡餐饮业采用高薪、发入职花红和奖金抢洗碗工;接着新加坡卫生部今年和明年将再次为护士颁发奖金,以吸引医疗人才。

新加坡招聘网站上的洗碗工薪水

澳大利亚也频频打出人才牌。为了吸引更多的海外人才在澳就业,解决技术人才紧缺问题,澳大利亚政府将延长部分留学生毕业后的工作签证,尤其是护理、工程与IT等急需人才的行业。

《悉尼晨锋报》报道,澳大利亚政府正在推进一项移民计划改革,数千在澳毕业的海外留学生将获得更长的工作签证。除了宣布上调移民配额外,在上周举行的澳大利亚就业与技能峰会上,联邦政府还承诺延长海外留学生毕业后在澳大利亚工作的时限。部分本科专业留学生的毕业工作签证,将从两年延长至四年。

早在2018年 ,在吸引海外高技术人才支撑企业创新方面,澳大利亚政府试点推出“全球人才计划”(Global Talent Scheme,GTS),引进世界高端人才帮助企业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并向澳大利亚人传授技能与知识。

2019年8月,澳大利亚内政部将全球人才计划正式列为固定性的移民项目,并更名为“全球人才雇主担保计划”(Global Talent Employer Sponsored Program,GTES)。

同年11月,澳大利亚内政部启动实施“全球人才独立计划”(Global Talent Independent Program,GTIP),拟三年内投入1290万澳元,吸引海外高技术人才来澳直接工作定居。

澳大利亚近年人口数量变化

除了新加坡和澳大利亚,东京也有意吸引香港的金融人才。2020年6月11日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参院预算委员会上表示将积极吸引香港金融人才来日本之后,其后日本执政的自民党考虑推出优惠措施,吸引包含香港在内的海外金融人才,计划祭出的优惠措施包含延长居留时间,或是藉由减税促进拥有金融人才的企业前进日本。

4

香港也在行动

亚太区的人才争夺战呈火热态势,香港自然不能坐以待毙,这两年也出台多种措施吸引人才,首先是针对地的人才计划继续扩大:

2020年9月以前,1000个配额

2020年9月开始,增加到2000个配额

2021年10月宣布,增加到4000个配额

在2022年4月,前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宣布,将考虑将优才计划配额再次翻倍!

其次放宽人才逗留期限模式,综合计分制的人才的逗留期限模式,由1+2+2+3年,改为2+3+3年;符合资格的综合计分制的人才的逗留期限模式,改为2+6年……

现代的经济竞争不仅仅是人才之争、资源之争,而且也关系到制度、文化与社会氛围。在亚太地区激烈的竞争中,香港还要继续深挖自己兼容并包的文化制度优势,这些优势是香港吸引人才的动因,也是香港得以成功的秘密所在。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为“世范区”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抄袭。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区申请并获得授权。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