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胆医院被爆医疗过失致患者死亡,医生收红包、赶病人出院

出品|医言难尽

作者|月半

2020年5月20日,徐先生带母亲出院。

在回家的救护车上,司机告诉他,之前几位出院的病人,刚回家不久就去世了。他们的主治医生都是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三甲公立医院)的杨医生。

回家几小时后,徐先生的母亲去世。

徐先生不相信这是一个巧合。他在社交平台持续发帖,控诉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涉嫌病历造假、擅自用药、驱离垂危者、找熟人拉客、医生收红包等,得到不少有类似经历的患者和家属回应,他们一起组建了东方肝胆医院患者维权群。

医生发展熟人拉客?

徐先生觉得,自己一开始就中了杨医生“熟人托儿”的套路。

徐母原本挂号的是上海华山医院,去就诊前,又经亲戚认识的中间人介绍给了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的杨医生。

为此,徐先生送了杨医生两条价值2000左右的香烟,请对方吃了晚饭。住院期间,徐先生再给杨医生送了价值2500元左右的婴儿用品。

发生纠纷后,杨医生将礼物全部退回。

一位和徐先生有类似经历的患者透露,自己也是被熟人介绍给了杨医生,“以熟人、老乡打感情牌,很多人压根不会怀疑。”

另有患者发现,杨医生的患者很多都是同一个地方的人。而且给杨医生“带客”的老乡,会主动要求患者给医生送红包。

病历疑云

徐先生怀疑院方篡改了母亲病历,且多次未经同意擅自进行手术

徐母入院时,医生诊断为肝硬化,先后做了两次腹腔穿刺术。但徐先生否认曾为第二次手术签字,认定医院“用次的腹腔穿刺术知情同意书伪造、篡改”。

徐先生提供了两份手术知情同意书。在第二次手术知情同意书上,患者诊断增加了“腹水”和“腹水感染”两项,是电脑字体,而日期和谈话时间却有手写涂改的痕迹。

徐先生也不认可第二次手术,认为医生救治不及时,手术也有很大风险

据徐先生讲述,次腹腔穿刺术后10天,徐母开始发热,5月10日中午15时20分,温度达到了39.3度,值班医生查看后称徐母不是他的病人,不敢处理,仅给穿刺的部位换了纱布。

徐先生当即告知了杨医生,杨医生语音回复了穿刺部位渗水的问题,说“这个它漏就漏吧,实在不行,明天给她换个管子,水总归有点的。”

5月10日晚上,徐母出现呼吸困难,医院对徐母上了消炎药和呼吸面罩。

徐先生认为医院“延后了20-26个小时左右”才救治自己母亲,为掩盖失误,“医生把我妈的发热时间进行了篡改,病历中多处病程记录和体温表(甲种)都记载患者是5月10日晚才开始发热,与一般患者记录单不符“。

体温表(甲种)显示,5月10日中午14点前,徐先生母亲的温度都在38度以下,而在一般患者护理记录单上,5月10日凌晨2点半,徐先生母亲的温度已经达到了38.7度。

5月11日,医院对徐母进行了第二次腹腔穿刺手术,“我妈当时肚子胀气,电解质也紊乱,还严重感染、昏迷,医生不顾禁忌症,直接盲穿,也没有戴手术帽”,徐先生说。

穿刺结束后,徐母“已经不能说话”,隔天便进了ICU。

徐先生认定,母亲ICU期间的病历也遭到了多处篡改。他发现病历存在两张第165页,除了部分摄入、排出的数值不一样外,日期和医生签名都一致。

徐先生还发现病历第47页、第106页、第121页至第127页,页码都有涂改。

徐先生还拿到了写有母亲名字、日期、自煎字样的中药袋子,但徐母当天的护理记录中,并没有医嘱让用中药。徐先生告诉笔者,收费单上也没有此项,他怀疑,医院擅自用药。健康教育表、护理措施知情同意书上也没有患者签字。

徐母病危后,杨医生曾两次催促徐父办理出院,“带5-7人到我爸居住的地方施压,让我们赶紧把病人拉走。ICU也一直催,说我妈随时可能断气,医院在没有让我们办理任何出院手续,没有签任何字,也没有告知任何风险的情况下,让我们赶紧把病人拉走。”

徐先生称在同院患者处也听到了相似的经历,江苏、江西、云南等地多位患者,都在没有办理出院手续的情况下,就被“驱赶出院”

云南的黄先生(化名)说,他父亲于去年6月到东方肝胆医院看病,术后恢复一直不是很好,“主治医生并未对我父亲进行血糖检测及控制,术后第3天才有护士来测血糖,我母亲提出我父亲有糖尿病,主治医生的答复是‘我们是肝病医院,不治糖尿病‘”。

但第5天就被要求出院。“当时我母亲极力要求留院观察,和主治医生反映我父亲情况不好,但主治医生不但不同意,还言辞恶劣地要求必须当天出院,就这样被撵出了医院。”

从东方肝胆医院出院没几天,黄先生父亲因腹腔大量积液等问题两次重返,后救治无效于当月去世。

维权之路

徐先生已经记不清到底投诉多少次了。

他打上海卫健委电话,上海卫健委说会告知嘉定卫健委,“然后就没声音了”。

去嘉定卫健委现场递投诉材料,“然后就没声音了”

电话医调委,说“必须承认病历是真实的,他们才调解 ”,但徐先生怀疑病历的真实性。

于是东方肝胆医院、嘉定卫健委和其领导,都成了徐先生的举报常客。他在上海“一网通办”上的举报内容,多达几十条。

徐先生还向嘉定卫健委申请公开东方肝胆医院的行政处罚。嘉定卫健委的答复显示,东方肝胆医院安亭院区从2013年成立至今被处罚过两次,2017年嘉定卫健委向其开具整改通知书,2018年开具监督意见书。

监督意见书显示,当时东方肝胆医院安亭院区存在输血不规范,病历中无输血前检查记录,也缺失输血后疗效评估。

赤峰市传染病防治医院网站上刊载的一份《输血病历书写规范》显示,输血病历必须包含输血前检测并原因评估和输血后疗效分析。

在嘉定卫健委的投诉没有实现徐先生的预期,于是去年5月,徐先生在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正式起诉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案件进入民前调解程序

法院组织的双方次调查笔录显示,院方承认健康教育表、护理措施知情同意书上都没有患者签字,也没有能提供书面出院知情告知书。

关于病历混乱涂改、两份165页,院方也没有提供证据,只说明“数据修改的时间的证据可以提供”。

关于第二次腹腔穿刺术同意书是否伪造,院方主张是患者真实签字,因为“被告无法做到在患者签字的情况下再打印”,并且两次同意书内容并不一致,第二次同意书新增了两项电脑字体的内容。

对于前述内容,法院要求院方在笔录结束后5个工作日内补充证据,否则将会作出对医院不利的认定。

但徐先生表示,“医院在规定时间内,压根没有送任何材料去,我无法当场质证,我问法官怎么处理。他和我说,不利后果由医院承担”。

民前调解至今没有有效进展,徐先生认为原因是医院没有诚意、故意拖延不配合,要求法院结束民前调解,尽快立案审理。前几天,法院组织了第二次笔录,但“内容跟次没什么区别”。

不过,徐先生6月对东方肝胆医院救护车无资质的投诉,在层层流转后,终于得到了医院回复。东方肝胆医院称:所反映的情况经核查与事实不符。其他问题,“在卫健委那里就无后续了,医院没有回复”。

“肝胆”往事

资料显示,东方肝胆医院是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创建的医院,也是中国个肝胆外科专科医院。

1993年,领导人题写了“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的院名,3年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正式建立,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批准为“三级甲等”专科医院。12年前,东方肝胆外科新建安亭院区,2015年起试运行。

吴孟超是东方肝胆医院的首任院长,他创造过中国肝脏外科乃至世界医学肝胆外科领域的无数个,也为中国肝胆外科培养了大量人才。有数据称,大陆肝胆外科医师中80%是吴孟超的学生。

无数患者慕名前往东方肝胆医院求助。但近年来,东方肝胆医院也逐渐出现了负面声音。

除了本文患者们的投诉外,上海市委领导信箱还公布了一份对东方肝胆医院违规医疗收受回扣红包等的举报内容。

举报者称,东方肝胆医院涉嫌拿回扣,比如主治医生杨x让其到离医院十公里外的海军医院做PET-CT检查,首先PET-CT检查在病历中既无医嘱,检查结果和有没有使用也没在病历中记载,其次与东方肝胆医院一马路之隔的长海医院6000元就能做的PET-CT,却非让患者去十公里外医院做7000元的。举报者认为“典型的为自己拿回扣而施加给患者的过度重复检查”

举报信还提到,东方肝胆医院介入科医生拿厂家回扣、杨医生收患者2000元红包等。

值得注意的是,举报者还曾在2017年起诉东方肝胆医院。法院判决判定,东方肝胆医院在患者已经不具备局部消融治疗适应症、具有禁忌症的情况下,对患者的治疗方案选择不当,其过错可加速患者病情恶化,与患者死亡之间存在轻微影响,承担损失后果8%的赔偿责任。

对于不属于法院处理范畴的拿回扣、收红包等行为,2021年9月29日,上海市杨浦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回复,相关调查线索移送至海军军医大学。

一年过去了,不知道举报者有没有收到满意的回复,徐先生和他群里的维权者们仍在等一个更详细的结果。

收到徐先生等人的爆料后,笔者也联系了东方肝胆医院和涉事医生,截至发稿前未有回复。

如您有医疗类违规线索报料,请发送至邮箱:xszj2022@163.com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