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欲从西班牙骑马回国被举报“虐待动物” 当事人:我和警方等都希望马健康

↑徐智显和他的马“穗穗” 图片来源自当事人社交媒体

红星新闻记者丨赵敏羽宋昕泽实习生吴亦阳

编辑丨余冬梅 郭宇

今年2月,32岁男子徐智显欲横穿欧亚大陆,骑马从西班牙回国,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网友关注。9月,徐智显发布视频称前进受阻,在荷兰被警察调查,原因是遭多人举报“虐待动物”。

↑图据CGTN官方抖音

“我们从西班牙出发,目的地是中国东海岸。”据媒体报道,徐智显于2009年前往欧洲留学,2017年研究生毕业后,在意大利为留学生提供留学咨询、辅导工作。“今年骑马回国,就是想看看世界是什么样。”出发大半年,他已经走过了法国、比利时,来到荷兰。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西班牙媒体《加利西亚之声报》曾报道徐智显的事情。当时,徐智显表示他此行的目的是“重新与自然和整个世界联系,沿途结交朋友并了解其他文化”。

9月21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徐智显,他表示目前仍滞留在荷兰,之后能否继续骑马完成旅途还不确定。

↑徐智显社交媒体截图

徐智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9月,荷兰当地的动物保护爱好者怀疑他“虐待动物”,并将其举报到警察局。之后负责动物保护的警察对徐智显和马进行了调查,后因证据不足,徐智显被释放。

过了几天,警察又带领兽医来给马做检查,让他们再留三个星期等待检查结果。

徐智显解释,他的马“穗穗”是在西班牙买的退休赛马,今年7岁,之前高强度的训练可能使它落下伤病,迈步比较小。此外它的步姿“也和教科书上不同,一般养马的人可能看不出来,经验老道的人才知道。”有人看出了马的这种姿态,徐智显也被西班牙媒体报道过,于是就被举报了。

↑“穗穗” 图片来自徐智显社交媒体

“西班牙赛马可能有点粗暴。马是八岁成年,而很多马两三岁就被鞭子赶着赛马。”徐智显说,自己买马的时候,它身上没有伤。但徐智显认为,马经过长年累月的过劳训练后,身体姿态会有变化。特别是走了几个月后,人和马身体都有劳损,徐智显的膝盖也出了问题。即使不是被警察拦下,他也决定休息一段时间。

谈及被举报,徐智显表示,自己和警察、动物保护爱好者之间“没有矛盾,我们考虑的是同一件事。”他介绍,当地动物保护组织的工作就是去发现、怀疑和上报此类情况,当地警察也是按程序办事,自己能够理解。他被调查期间,马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针对网传“警察会扣下马匹”的说法,徐智显表示警察确实想把马带走,但也会征求他的意愿。这段时间兽医将对“穗穗”进行检查,看它能否长途行走。“我肯定不想和‘穗穗’分开。如果它确实不能走了,我可能会多花些钱,让它坐车、坐轮渡,一起完成旅途。”但如果当地警察要强行扣下马,徐智显会和他们打官司。

“我和动物保护爱好者、警方都是希望马健康,不是对立的关系。”徐智显说,“特别想澄清这一点”,若检查结果有问题,他会治好马再走。徐智显也希望此事能少一点热度,他表示自己骑马仅仅是为了“看看世界是什么样,慢慢领略一路的风土人情。”

22日,红星新闻记者就此事多次致电荷兰警方,荷兰警方拒绝透露相关信息。

红星新闻记者在荷兰警方官网注意到,当地有动物保护报警专线,当地人可通过电话或在官网填写表格进行举报。

据环球时报报道,1962年荷兰议会通过《动物保护法案》,把保护动物上升到法律层面。违反《动物保护法案》,更高可判3年监禁,罚款1.675万欧元。2011年,荷兰政府成立了一支200多人的动物警察队伍,专司动物保护。

此前报道:

近段时间,一则“山东菏泽小伙骑白马从欧洲回老家”的新闻火爆全网。8月26日下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联系到骑白马的山东小伙徐智显,听他讲述了这一人一马的回国之旅。此时的他,已经走过2500多公里,从西班牙到了荷兰。

资料图

记者了解到,徐智显出生于1990年,2009年高中毕业后到欧洲留学。他先在意大利热那亚读了大学,然后到挪威攻读研究生。2017年毕业后,他在意大利做了几年辅导老师。

在网络走红这几天,徐智显比以往要忙碌一些,总会时不时接到一些国内媒体的采访来电。当记者问及为何会有骑马回国的念头时,徐智显直言,没有任何理由,“想做就做了。”而这也是他给所有媒体的回答。

其实,在欧洲的这些年,热爱旅游的徐智显几乎走遍了欧洲各地。不过,去年年底之前,他并没有与马有过任何交集,更不会骑马。但骑马回老家的念头一经打定,徐智显很快就从一位商人手里买下了这匹陪他回家的白马“穗穗”,并在这位商人的指导下学会了骑术。

“家人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又不是小孩,都是成年人了。”当徐智显把骑马回国的计划告诉家里人后,他们一直不肯相信,直到后来看到他骑马的旅程,还都感到很意外。

今年2月20日,徐智显从西班牙出发。出发之前,徐智显在出发地和家乡山东菏泽之间划了一条线,地图显示间隔距离为9628公里。

根据徐智显的计划,这次骑马回国从西班牙开始,穿越法国、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乌克兰、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到达中国,最后再穿过中国的大部分地区到达家乡菏泽。

当记者问及出发前是否做了周密的计划,徐智显表示,骑马不像开车,很多东西根本没法提前预料,更别说提前做好规划了。

资料图

“每天光在路上就要花费10到12个小时,因为它(马)是在路上吃喝拉撒的,它能把6个小时吃进去。每天走路也就是五六个小时,二三十公里。”徐智显每天大约走30公里,风景好的地方还会慢一些。

徐智显说,这一路上,他都是自费。欧洲的酒店一般要60欧元起步,徐智显为了省钱,就买了最轻的帐篷、睡袋和充气床垫,晚上睡在帐篷里。手机没电了,就在咖啡馆、超市前台等一切能充电的地方充电。“我没把这个事当成生意去做,我就是自己喜欢做,都是自费。原来打算1年就能到,现在变成了两年,所以花得很省。也就从超市里买点吃的东西,一个月花300欧元。还有就是换个马掌,加起来一个月四五百欧元就够了。

同时,徐智显会把一路的所见所闻全部记录下来。翻阅徐智显的朋友圈,一路走一路分享沿途所有见闻,虽遭遇过相机盒被偷、马绳被酒晕子割,但更多的是沿途缓慢掠过的美景,郁郁葱葱的森林,繁花盛开的小镇,夜晚在篝火下跳舞,白天在雪山上野餐,上山、踏雪、入云、过桥……

当记者问到路上都遇到了哪些困难时,徐智显说,“其实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是困难了,走习惯了。什么叫困难?我这个手指骨折已经6个月了,但是在这儿连医院都找不着,因为需要提前预约,这个困难至今还没有解决。”

徐智显说,卖马给他的商人陪他走了两个星期,此后的旅途中一直都是他一个人。“虽然一直是一个人,但是有马陪着我。身边有个活宝,哪有什么孤单的。”

当记者问及路上更大的收获时,徐智显说,“我是花时间的,我没想着要收获什么东西。”

资料图

而对于最近几天的关注度和热度,徐智显说,“这不就是3分钟热度嘛,过两天大家烦了,还会有其他的热点,还有谁会去关注我?”当记者问及是否会对他的生活产生影响时,徐智显直言,“他们关注,我也是走路,他们不关注,我也是走路。”

同时,徐智显告诉记者,他在国外多年,几乎不怎么玩社交媒体,更没在社交媒体挣过一分钱。“都是自费,自掏腰包干自己的事儿,挣不挣钱这个事儿我也没考虑过。”

当记者问及回国后的打算,徐智显坦言,长时间的野外旅行风险很大,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所以他并没有考虑过那么久以后的事。

“每天都有意外,每天都有新情况。”经过六个月的跋涉,目前徐智显已经走过2500多公里,从西班牙到了荷兰。由于一些特殊情况,徐智显打算改变行程,下一步计划去德国,再经过奥地利、维也纳等国,从西亚、中东方向回国。

但能否按照这个路线一直前行,徐智显也不知道。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