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外交部发言人:印度不是你施压就能得到结果的

【环球网报道】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在美国国务院近日表示正就“印度对俄国防装备和能源过于依赖”一事与印“深入对话”后,当地时间22日,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巴格奇表示,印度并不是一个你施压就能得到结果的。

媒体报道

据报道,巴格奇当地时间22日在新德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上述言论。在此之前,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声称,印度“逐渐意识到”,俄罗斯“不是可靠的武器供应方”。俄卫星社称,对于美国敦促印度减少对俄罗斯武器和能源依赖,巴格奇表示,“我不认为印度是一个你施压并希望这样就能得到结果的。我认为印度的立场源于我们自己的信念,和我们自己需要做的事情的利益。”

巴格奇同时表示,印度政府在与俄罗斯的防务和能源合作问题上没有感受到来自美国的压力,“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压力的问题。”

俄卫星社表示,印度拒绝加入西方对俄的制裁,并且俄罗斯还是印度更大的武器供应国。报道称,印度大约70%的武器来自俄罗斯,在过去四年,印度与俄罗斯签署了多项购买防空导弹系统、军舰和枪械的协议。

当地时间9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印度总理莫迪在撒马尔罕举行会谈。莫迪提到了世界目前面临的挑战,包括粮食安全问题和能源危机。他还表示,他认为与普京的会晤是讨论“和平之路”进展的机会。莫迪会后在社交平台发文称:“我与普京总统的会谈非常愉快。我们有机会讨论了进一步推动两国在贸易、能源、国防等领域的合作,还讨论了其他的双边和全球问题。”

延伸阅读

由美国主导、共14国加入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早前在美国洛杉矶召开部长级会议,这是该框架自今年5月正式启动以来面对面的正式别会议。

根据会后声明,印度是没有签署该框架四大支柱之一——贸易谈判协议的成员。笔者认为,与2019年退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一样,印度此举虽出乎不少人的意料,但从印度思维出发却在情理之中。

“印太经济框架”是美国2017年退出当时《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意图加强与地区经济联系的重要举措。该框架目前共有14个成员,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韩国、新西兰、新加坡、越南等国。

印度对于该框架表态非常积极,不仅时间决定加入,还屡次在国际场合夸赞。那么,如何理解印度退出该框架贸易谈判呢?

首先,印度再现“印度式骄傲”。笔者认为,考察印度在经济、外交、安全等具体领域政策时,不能摆脱印度的文化和战略传统而孤立看待。

资料图

2014年印度人民党执政以来,印度虽在很大程度上并未完全继承本属于国大党历史遗产的“不结盟”外交政策,走向根据不同议题上的不同利益和立场决定合作与否的“多面结盟”政策,但毫无疑问,印度成为“有声有色的大国”、拒不当“国际关系二流角色”的雄心壮志从未改变

换句话说,印度不会因为与某一或集团在某一议题上保持紧密合作,就自然在其他议题上延续这一合作和协调。相反,如果在其他议题上与印度所认定的利益不符,印度会毫不犹豫地唱反调。

印度在此次乌克兰危机中的表态就证明这一点:拒不追随美西方对俄进行政治谴责和经济制裁,反而加大购入廉价的俄罗斯石油。即使来自华盛顿和布鲁塞尔的政客为此屡次造访新德里,苦口婆心地劝说甚至施压也无济于事。

其次,印度认为在框架下的贸易谈判“无利可图”。据美媒披露,由于忌惮美国内保护主义情绪等因素,该框架在启动之初就没有提供美国市场准入优惠条款,在关税减免方面也未做出任何承诺。

这从一开始就意味着,印度等发展中不可能通过该框架下的贸易安排获得美国针对性关税减免,为印度商品和服务获得进入美国市场的更大机会。

除此之外,该框架贸易谈判将环境、劳工等条款与贸易相挂钩,印度对此表示担忧。印度商业和工业部长戈亚尔表示,希望避免任何可能损害印度贸易利益的条款。“在环境保护问题上,发展中必须使用低价、可负担的能源以支撑经济发展。在该问题上一味苛求对于发展中是一种歧视”。

“印太经济框架”可谓拜登政府弥补其“印太战略”经济短板,强化与东亚太平洋伙伴关系,甚至“塑造中国战略环境”的关键一招。除了贸易之外,该框架还包括供应链、清洁经济和公平经济(税收和反腐败)三大支柱。

此次14个成员国就贸易之外另外三大支柱达成了协议,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就此表示“成员国正在快速推动该框架合作”“美国希望成员国在2023年11月达成合作协议”。事实上,早在启动之初,美国官员就曾表示,拜登政府有意在12至18个月内达成实质性合作协议。

资料图

尽管野心不小,但该框架存在固有重大缺陷:其本质上是美国贯彻自身全球战略和地缘政治战略的工具,而美国又不愿意为此对所拉拢进行市场准入、关税减免等领域实质让利。

简言之,美国希望硬拉别国上船,同时却又让别国自己买票,甚至支付高价票。成员国在逐渐发现该框架无助于本国经贸发展后,还能有多大热情实质性参与值得商榷。

与此同时,包括印度在内的一些成员国在数字经济、跨境数据转移、劳动与环境规则等领域,与美国、日本等国存在重大分歧,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南北矛盾、发达和发展中的矛盾在该框架内的延续和体现,在可预见的将来不可能彻底解决。

连雷蒙多都被迫承认,成员国此次未能就何时完成四个“支柱”谈判达成共识。关于该框架的未来,大可“听其言,观其行”。内部矛盾重重,“纸老虎”变不成“真老虎”。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