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定襄密接外卖员,回应“日跑65单,吃一顿饭”


11月7日下午,该外卖员张某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马上要结婚,快当爹了,想多跑点单子,多挣点奶粉钱。”

全文827字,阅读约需3分钟

新京报记者 丛之翔 张建斌 朱必胜 编辑 刘倩 校对 李立军

▲山西定襄外卖员回应日跑65单吃一顿饭:只是密接非阳性 要结婚想多挣钱。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11月7日,山西忻州市定襄县公布的一名新冠感染者密接人员的行程在网络刷屏。该密接者是一位外卖员,11月2日,他送出65单外卖,却只吃了一顿饭。

11月7日下午,该外卖员张某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马上要结婚,快当爹了,想多跑点单子,多挣点奶粉钱。”

▲订单系统显示,11月2日,张某共完成65单外卖。受访者供图

━━━━━

以下是新京报与张某的对话:

新京报:当天为什么会送出65单外卖?

张某:我快当爹了,想多跑点单子、多挣点钱。我刚跟媳妇拍完婚纱照,她还怀着孕。我们本来打算今年结婚,因为疫情耽误了。我现在30多岁了,必须有稳定的家庭和事业。

新京报:你当天只吃了一顿饭?

张某:当天我上早班,一早出去送单。我将一单外卖送达一家早餐店后,正好店里没啥人,我就吃了早饭。吃完接着送,中午的单子较多且集中,我想着等送完再吃饭。中间我做了核酸,又接着送。晚上回到家,还没顾上吃饭,就被隔离了。

新京报:你平时能挣多少钱?

张某:我做外卖员两三年了。基本每天的工作节奏都是这样。我所在小县城单子比较少,单价也不高,一单大约3.5元。跑60单也挣不了多少钱,就200元左右。今年收入最多时,月薪七八千,不好时月薪三千多。

新京报:怎么看待网友的评论?

张某:事发后,网上有人夸我,也有人骂我。有人半夜三更打我电话、加我微信。有人传我是阳性病例,甚至有人说,“你都新冠了还跑单。”开始我比较生气,后来看到不少网友都在关心我,说实话,我挺感动的。

新京报:想对网友说什么吗?

张某:对我而言,那是很普通的,我本来就是普通人。成年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或不容易,但只要有一个人理解,我就感觉值得。

相关报道:

11月7日,山西忻州市定襄县一名新冠阳性密接人员的流调轨迹报告引发关注,这份11月2日的报告呈现的是外卖骑手张军的:6时20分离开家,至晚上22时53分送完最后一单外卖,这天,他总共送了65单,其间只花费10分钟吃了一顿饭。

话题“一位阳性密接外卖员的”很快登上了热搜,张军被网友称为“流调中最勤劳的外卖员”。“今天我最起码接了不下一百个电话”,11月7日晚间,张军对澎湃新闻记者说。随着媒体的更多报道,人们得知张军今年34岁,他努力跑单,是在为即将出生的孩子挣奶粉钱,据《封面新闻》报道,张军一单赚3.5元,一个月能跑1500单左右。

“努力”,是张军自己不止一次提到的词。受到关注后,他在抖音回复网友时说:“成年人的生活哪有容易,如果自己都(不)努力,挺不住,你能靠谁。”7月,张军也曾在微信视频号里发布自己身着白衬衫与西装马甲的视频,配文“生活无外乎努力,勇气”。

然而,快速走红也让张军陷入误解与网暴。记者注意到,11月7日下午,张军曾发布抖音视频与微博,并在留言中回复网友的质疑,他表示自己是一名密接者,没有感染,只是与确诊人员居住在同一小区单元,且11月2日送餐当天,他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密接人员。

11月7日晚7时左右,他在抖音留言告诉网友,自己现在正在隔离点,今后会每天更新核酸检测报告。约两个小时后,他发布了当天的核酸报告阴性截图,并留言,“隔离5天了,每都是正常、健康的,我很好,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

在此之前,张军只在抖音发布过两条视频,都是与妻子的婚纱照,配文“愿所有的美好和期待都能如约而至”。

“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让家人过多受到打扰”,张军告诉澎湃新闻,父母年纪大,正与他在一起隔离,妻子怀有身孕,因为确诊的传言,妻子很担心。

张军说,打来的一百多个电话中,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他送过餐的顾客,顾客在电话里说:“这个(成为密接者)不是你的错……你做好你自己就行,加油。”

张军抖音头像

【以下是澎湃新闻与张军的对话:】

澎湃新闻:11月7日,话题“一位阳性密接外卖员的”登上热搜,里面详细记录了11月2日,你在不知道自己是密接者的情况下,从早到晚送了65单外卖的经历,这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

张军:我的嗓子不舒服,有点儿累了,今天(注:11月7日)我最起码接了不下一百个电话,大部分电话是社交平台和媒体打来的。其中有一位是我送过餐的顾客,他凌晨打来的,当时我迷迷糊糊已经睡了,他在电话里跟我说:“这个(成为密切接触者)不是你的错,你不要太担心,他们说啥,你也不要太放心上,你做好你自己就行,加油。”

澎湃新闻:看到你在社交平台上澄清了自己不是阳性感染者,并讲述自己之内跑这么多订单背后的养家压力,为什么决定站出来回应质疑?

张军:我不是为了回应质疑,我只是不希望他们打扰我爸妈、我媳妇和我姐姐。因为网上有人说我确诊了,我媳妇还很担心我,但我没确诊,只是阳性密切接触者。

而且我爸妈年龄大了,他们跟我一样都在隔离;媳妇有孕在身,还有两三个月就要生了,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让家人过多受到打扰。但大家哪怕骂我也好,怎么样也好,我个人都无所谓。

澎湃新闻:大家关注到你的流调信息,称你为流调中“最勤劳”外卖员,你是怎么看待这些突如其来的关注?

张军:我想用一句话形容我的经历——我莫名其妙就成了阳性的密切接触者,我莫名其妙就被隔离,我莫名其妙一觉醒来就上热搜。

身边有好多网友、同事都跟我说:“你红了。”但我不觉得,如果说我平时送外卖做了什么(好的)事情火了,我还没有这么大的抗拒,但这个事情不光彩。

我上热搜,不是因为我想上热搜,而是我送餐接触的人群,需要有流调报告,因为送完外卖以后客户的电话、地址是不(在平台上)显示的。(注:张军的流调轨迹公开,源于定襄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办公室发布的关于紧急寻找次密接人员及风险人群的通告。该通告显示,请11月2日在以上餐饮店与密接张某同时空取餐、等餐人员看到此公告后立即联系当地村(社区)报备,落实疫情防控相关措施)

张军11月2日部分流调轨迹。

张军11月2日部分外卖平台接单信息。

澎湃新闻:网络上有一些质疑的声音,说你“祸害定襄”,也有很多人关心你,说“再忙也要好好吃饭,照顾好自己”。面对这些不同的声音,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张军:网络上有不同的声音,但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好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成为密接,甚至被感染了,不是自己想要这样的。我能做的就是配合政府和一些管理部门的流调,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而且,我不想让工作单位或者我们县里的一些人更加忙碌,因为我接触的人比较广,我跑的地方比较多,他们去核查、去找这些我接触过的人会比较麻烦,他们本来已经很累了。

对于一些跟我接触过的顾客、商家,有些平白无故因为吃饭就被居家隔离的人,我感到很抱歉,给他们造成这么大的困扰。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