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维多利亚湖: 中国公民亲历坦桑尼亚PW494号航班事故

当地时间11月6日8时53分,坦桑尼亚精密航空公司的运营控制中心接到通知,载有43人的PW-494号航班,在暴风雨中没有按时抵达。

这架原本计划从坦桑尼亚前首都达累斯萨拉姆,飞往该国西北部卡盖拉省布科巴地区的飞机,在接近着陆时于布科巴的维多利亚湖坠毁。24名机上人员在事故中幸存,19人不幸遇难。

事发后,一度传来“有中国籍乘客遇难”的消息牵动着所有人的心。11月7日,南都、N视频记者经多方核实了解到,涉事航班上一名中国籍乘客在事故中幸存,已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无大碍。在企图转弯降落却失败的PW-494号航班上,中国人程鑫(化名)从雨雾弥漫的维多利亚湖上脱险;坠湖的飞机则为接连遭受打击的非洲航空业再度蒙上阴影。

两天后,维多利亚湖上泛起的涟漪逐渐平静,尚未被打捞上岸的飞机残骸和刚刚经历了惊魂时刻的乘客与家属,仍在等待调查结果。

11月6日,救援人员在坦桑尼亚卡盖拉省的维多利亚湖中打捞客机残。新华社/路透

未能飞越的维多利亚湖

在坦桑尼亚境内高原西北缘,布科巴机场依湖而建,跑道东侧紧邻维多利亚湖,与坠机事发地点的直线距离仅约200米。

维多利亚湖主要位于坦桑尼亚和乌干达,少部分在肯尼亚境内。按体积算,该湖是世界第九大大陆湖泊、第二大淡水湖,也是世界上更大的热带湖泊和尼罗河的主要水库。

从地质角度来看,维多利亚湖还很年轻,大约有40万年的历史,它是由一个向上隆起的地壳块阻挡向西流动的河流而形成。由于表面积大、面积浅、流入量有限,维多利亚湖的湖面环境十分容易受到天气变化的影响。

这,PW-494号航班没能成功飞越雨雾弥漫的维多利亚湖。

11月6日,一名幸存者回忆,飞机降落前,飞行员曾通过广播告知乘客天气情况,“他告诉我们,如果恶劣天气持续下去,航班将被迫返回姆万扎机场。”尽管受到警告,这名乘客仍乐观地认为,情况将恢复正常。然而接下来,飞机突然坠落,湖水迅速淹没了飞机前部。

中国人程鑫(化名)从这场灾难中幸运脱险。南都记者了解到,心理素质较好的他在事发后能够冷静有效应对,配合空乘人员及时顺利逃脱了机舱。

还有后排乘客回忆道,“我和其他几名乘客一起挣扎,附近还有一名工作人员,他也在努力打开其中一扇门。”该名乘客回忆称,“我不确定是谁把门打开的,但门被打开了,我们得以逃生。救援没有立即到达,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才被乘坐独木舟的渔民救起。”

现场视频显示,飞机坠毁后,不少人自发尝试营救,驾驶多艘渔船赶往坠机地点。而当时PW-494号航班的大部分机身已没入水中,仅剩机尾部分仍露出水面。

20岁的马贾利瓦· 杰克逊是布科巴居民,事发时他正在岸上卖沙丁,“我看到飞机朝穆希拉岛的方向飞来飞去。当它往机场方向来的时候,掉进了湖里,离我和一些贸易伙伴的地方只有几米远。”杰克逊说,他们看到人们在飞机里疯狂地挥手。

另有一名目击者看到,PW-494号航班接近布科巴机场时,飞机在能见度极地的情况下不稳定地飞行。有报道称,这架飞机企图在机场转弯降落,却不幸坠入湖中。

伤亡情况在第二天公布。

11月7日,坦桑尼亚精密航空公司发表声明称,涉事飞机载有包括1名婴儿在内的39名乘客,以及4名机组人员,事故造成包括机长在内的19名机上人员不幸遇难。有航空专家表示,一些遇难的乘客很可能是在飞机坠湖且发动机关闭后,窒息而亡。

坠机事故在坦桑尼亚国内引发高度关注。精密航空在7日的声明中向事故中的乘客和机组人员的亲友致以最深切的慰问。南都记者注意到,在这条公告下方,当地民众纷纷评论,要求涉事航空公司将社交平台的头像和网页更换成黑白色,以向逝者致哀。坦桑尼亚总统也通过公开账号表示,“非常悲痛”。

与此同时,对事故的后续调查仍在继续。坦桑尼亚官方要求进一步核实飞机上的真实人数。涉事飞机制造商ATR也发布公告称,有关专家正协助开展调查。

事故发生后,精密航空已经动员了一个调查小组,由该航空公司的技术人员和坦桑尼亚民航局的代表组成。目前该小组正在布科巴,提供现场所需的任何帮助。

资料图

成功脱险的中国公民

坠机事故发生后引发全球关注。一度曾有消息称,涉事航班上“有一名中国籍乘客在事故中遇难”,牵动人心。

对此,7日上午,南都记者向多方求证。一名参与事故现场报道的当地记者先是向南都记者发来了一名中国乘客的照片,画面中一名男子外表未有明显受伤痕迹,对方确认,“这名中国乘客是幸存者之一,情况良好”。

随后,坦桑尼亚广东(粤港澳)同乡总会、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也分别向南都记者证实,该中国乘客已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没有大碍。

7日下午,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确认,中国驻坦桑尼亚使馆已启动应急处置工作,与伤者取得联系,表示慰问并提供积极协助。

程鑫就是这个脱险幸存的中国人。

他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趟航班上?他在事发后经历了什么?

7日晚,南都记者从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坦桑尼亚办事处获悉,程鑫是该公司员工。

南都记者注意到,2022年1月,中国路桥成功中标坦桑尼亚布基尼-布里吉查托公园段道路升级项目。该项目位于坦桑尼亚西北部卡盖拉地区,北接乌干达,全长60公里。项目的建设将进一步改善坦桑尼亚与乌干达陆路连接,为两国间的交通运输和贸易往来提供助力。项目地址与此次事发的布科巴机场同在卡盖拉省。

当地时间6日,程鑫正是在乘坐坦桑尼亚精准航空客机返回项目时,遭遇了客机坠湖事件。

中国路桥坦桑尼亚办事处工作人员透露,公司一直坚持对全体员工进行突发安全事件的培训和演练,加上员工个人心理素质较好,配合空乘人员及时顺利逃脱了机舱。事发后时间,驻坦使馆及公司总部及时对此事给予关心指导,并慰问了员工本人。目前,该员工正在接受当地医院检查,身体正常无大碍。

针对这一事件,中国路桥坦桑尼亚办事处通过南都转达了该公司对社会各界的感谢。

程鑫的顺利脱险,与中国路桥一直以来为职工提供安全教育培训分不开。南都记者了解到,今年7月,中国路桥2022年新入职员工培训开学典礼在总部举行。本次新员工入职培训为期14天,课程涵盖公司规章制度、职业素养、职业认知、境外安全、观摩学习等内容。

中国路桥的身影在当地随处可见。南都记者注意到,由中国路桥承建的蒙内铁路,是肯尼亚独立以来的条新铁路,且全线采用中国标准。该项目于2014年12月开工,历时两年半完工,总长480公里,是中国铁路“走出去”的一大标志

据报道,该项目部在全线率先成立蒙内人才培训基地,先后组织路基填筑、钻孔桩施工、混凝土浇筑、职业安全等各项培训86次,接受教育千余人次。此外,因中西方文化差异,中国路桥通过跨文化培训,构建一条通往“共同价值观”的桥梁。

再蒙阴影的非洲航空业

起初,布科巴机场只是维多利亚湖西岸一座不甚显眼的小机场。

南都记者查询获悉,布科巴机场曾于2010年迎来一次跑道和航站楼的改造工作。据报道,这是坦桑尼亚政府启动的一项计划,旨在改善该国主要和二级机场以及其他飞机场的航空基础设施。彼时,机场曾被暂时关闭,以进行全面修复和延长飞机跑道,但工作进展一度受到天气和地质条件的影响,直至2013年方才正式完工。

据悉,项目完成后,布科巴机场将能够容纳更大的双引擎涡轮螺旋桨飞机,包括精密航空常用的ATR飞机和小型喷气式飞机。

南都记者查询航空数据网站了解到,如今,布科巴机场拥有一条约1400米长的跑道,编号为13/31,而跑道尽头距离维多利亚湖岸仅约100米。

地图显示布科巴机场跑道东侧紧邻维多利亚湖。

飞机于降落时落入湖中的意外事故并非发生。

2018年9月28日,巴布亚新几内亚纽吉尼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37-800型客机在密克罗尼西亚的楚克岛国际机场降落时意外滑出跑道,冲入机场附近约135米的潟湖,导致1名乘客失踪。飞机降落之后沉没,船只围绕着半沉的飞机救援乘客和机组人员。10月1日,失踪乘客被找到并确认遇难。据事发机场经理表示,飞机曾试图降落在Weno机场,但最终降落到了跑道前面的潟湖中。有飞行员曾表示,这条跑道只有约1832米,在该跑道上“刹车”很难。

南都记者留意到,此次发生事故的精密航空是一家位于达累斯萨拉姆的坦桑尼亚航空公司,成立于1993年。该公司最早承揽私人包机业务,目的地包括塞伦盖蒂公园、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桑给巴尔等热门旅游景点。

2013年,精密航空曾延迟公布截至当年3月31日的财报,显示财政年度亏损高达1890万美元,主要原因系在2012财年的扩张“过于野心勃勃”。据报道,财报公布之时,精密航空已开始紧急寻求坦桑尼亚政府和其他投资者共约3200万美元的救助,以支付银行和飞机贷款。

翌年,精密航空曾看到了继续运营的希望。2014年,肯尼亚航空公司同意在救助计划中向精密航空注资1000万美元。然而,据当地媒体报道,肯尼亚航空公司原拥有精密航空41.15%的股份,若注资完成,肯尼亚航空公司的股份将增加至49%,并成为大股东。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精密航空仍由肯尼亚航空公司部分拥有,是经营国内和区域航班以及前往上述热门旅游目的地的坦桑尼亚更大私人航空公司。

然而,以上改变并未给精密航空的运营带来明显改善,这与非洲航空市场自由化程度不高有关。一名肯尼亚记者在谈及非洲航空业时曾提到,长期以来,非洲多采取保守的航空运输政策,抑制了非洲航空市场发展。

“由于政府未能制定强有力的航空运输业发展战略,加上保护主义仍普遍存在,非洲的航空业发展仍然倍受限制。基础设施薄弱,票价高,连通性差,自由度不高等都是阻碍非洲航空业发展的挑战。大部分非洲的机场基础设施老旧,无法承载不断增加的客流和货运量。”这名记者谈道。

2018年1月,非盟启动了非洲单一航空运输市场计划,希望在非洲形成一体化航空运输市场,实现非洲的航空运输自由化,但55个非盟成员国只有23个签署了该协议,坦桑尼亚、乌干达和布隆迪等国均未签署。尽管非洲单一航空运输市场协议能够带来经济效益,但缺乏实施框架,因此如何在整个非洲大陆实施这一计划仍是一大挑战。

资料图

坦桑尼亚航空业的大幅裁员成为新一轮冲击。南都记者了解到,2020年,为应对疫情的影响,坦桑尼亚当地航空公司和地面服务公司曾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减少运营成本,包括裁员、削减现有员工工资以及安排一些员工进行带薪或无薪休假。据悉,精密航空当时拥有500名员工,50%以上员工被减薪,部分员工被要求无薪休假。

如今,事故调查仍未明晰,坠落在维多利亚湖面的一架ATR42-500飞机,无疑为这家航空公司的未来蒙上了一层更大的阴影。

出品:南都即时

采写:南都记者 翁安琪 何嘉慧 黄驰波 周斐 见习记者 梁令菲 实习生 毕然

延伸阅读:

发生在坦桑尼亚的客机坠湖事故持续引发关注。11月7日,南都记者从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获悉,一名中国乘客幸存,没有大碍。坦桑尼亚精密航空向南都记者确认,涉事航班上仅有一名中国乘客。稍早前,这家航司公告称机上19人死亡,24人幸存。有航空专家表示,遇难的乘客很可能是在飞机坠湖且发动机关闭后,窒息而亡。精密航空高管确认,驾驶飞机的布鲁哈尼·鲁巴加机长遇难。

资料图

幸存者讲述:事发时为暴风雨天气

南都此前报道,当地时间11月6日8时许,坦桑尼亚布科巴发生一起飞机坠湖事故,坠毁航班号为PW-494,飞机型号为ATR42-500,机上包括1名婴儿在内有39名乘客,和4名机组人员。当时正从坦桑尼亚前首都达累斯萨拉姆飞往该国西北部卡盖拉省的布科巴。

南都记者注意到,坠湖事发前,PW-494已接近着陆。当地媒体报道,涉事飞机是在暴风雨天气试图降落在维多利亚湖附近的布科巴机场时坠毁。

南都记者从地图信息上看到,布科巴机场跑道东侧临维多利亚湖,坠机地点距离机场直线距离约200米。

资料图

一名幸存者在救起后在医院病床上回忆,飞机着陆时,飞行员通过广播告知乘客下大雨,“他告诉我们,如果恶劣天气持续下去,将被迫返回姆万扎机场。”尽管受到警告,这名乘客表示,当时仍乐观地认为,局势将恢复正常,随后飞机突然坠湖,水迅速淹没了飞机前部,乘客们开始奋力自救。

“幸运的是,我在后排。我和其他几名乘客一起挣扎,附近还有一名工作人员,他也在努力打开其中一扇门。”其回忆称,“我不确定是谁把门打开的,但门被打开了,我们得以出去。救援没有立即到达,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才被乘坐独木舟的渔民救起。”

另一名幸存者,46岁的西奥多拉·米佩沙说,她勉强解开了安全带,跑到最近的舱门,一艘独木舟把她和其他几名幸存者带到了岸边。

渔船参与营救:有人看到乘客在飞机里挥手

南都记者注意到,根据当地民众发布的视频,坠机后不少民众在岸边尝试营救,多艘渔船赶到坠机地点,当时,机身仅余机尾露出水面。

资料图

有航空专家表示,一些遇难的乘客很可能是在飞机坠湖且发动机关闭后,窒息而亡。

20岁的马贾利瓦· 杰克逊是布科巴居民,事发时他正在岸上卖沙丁鱼,后来他在营救乘客时受伤,“我看到飞机朝穆希拉岛的方向飞来飞去。当它往机场方向来的时候,掉进了湖里,离我和一些贸易伙伴的地方只有几米远。”杰克逊说,他们看到人们在飞机里疯狂地挥手。

“我从湖里尝试拉起一条腰带,当我挣扎着拉它时它折断了,击中了我的眼睛。我失去了意识,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在地区转诊医院。”他补充说。

南都记者注意到,根据精密航空事后公告,该司的运营控制中心在8时53分接到通知,飞机没有抵达。精密航空称,对事故中的乘客和机组人员的亲友致以最深切的慰问。南都记者注意到,在这条公告下方,当地民众评论要求涉事航空公司将社交平台的头像和网页更换成黑白色,以向逝者致哀。

航司董事总经理帕特里克·姆万里说,经证实,遇难者中有一名是驾驶飞机的布鲁哈尼·鲁巴加机长。

公开资料显示,涉事机型ATR42飞机为法国航宇公司和意大利阿莱尼亚公司联合研制的双发涡桨式支线运输机。南都记者从飞机制造商ATR方面获悉,目前该司专家正协助开展事故调查。

事故发生后,坦桑尼亚总统通过公开账号表示,“非常悲痛”。坦桑尼亚官方同时要求调查清楚飞机上的真实人数。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周斐 实习生 毕然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