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局长被吐槽像如花 女儿当表情包

与出圈视频中的看似“油腻”造型相比,现实中的解伟憨厚又朴实。夏天过后,他脸上晒出棕斑,有些消瘦,又很精神。

这天,他穿着白衬衣、灰青色夹克,拎着公文包来了。他走路急促,肩膀抻平,神采奕奕。一不留意,就站到来访者面前。又是一个周末,涢水斜贯随州市境,光照强烈、水波温柔,解伟站要去湖水边继续新视频的拍摄。

最近,他所谓的“丑”让流量灼烧着随州这座鄂北小城。他兴奋又谨慎。兴奋的是,本地的银杏被全国知晓。谨慎则源于体制内外更多的审视和监督。

“不动,是最安全的。”他说他明白这个道理,但文旅需要营销,“要像疯子一样做文旅”。

解伟在随州市博物馆拍摄。图|九派新闻 徐鸣

【1】“土”局长

走红后的个工作日,解伟被市里领导专门叫去。他的工作受了肯定,要开会商量做下一步文旅宣传策划。

全国的媒体都在找他,于是座机不停响起。解伟嘱咐同事,直接把他个人手机号给记者们,他可以在微信上接受采访。

午休时间,他左手接固话,接受来自广东记者的采访;右手接手机,安排山东记者的下一场采访。每次采访的末尾,他都客气地感谢记者。

他手机壁纸是俯瞰随州的城市宣传图,红色大字写着“中国十佳魅力城市,历史文化名城”。他从小在随州生长,对这片土地感情深厚。

以往各省的媒体怎么会关注随州呢?他说,请都请不来的,所以要珍惜机会。

突然成了网红,这位干部尝试了许多次。次连线直播、次使用微博、次开飞书会议……“大数据时代”“流量为王”“精剪粗剪”这些词汇也时不时从他嘴里蹦出来。

接受平台的邀请后,他开通了账号,也想着在另外的平台开一个账号。但他不会改用户名,不会换头像,换封面图也不会。

“怎么说要开通会员啊?要花多少钱啊?”他左手把手机举得高高的、远远的,另一只手食指滑动屏幕,眯着眼琢磨。发现只需15元,他犹豫了一下说,行,开个会员。

晚上8点。他开完一个工作会议,便赶到办公室连线直播。为了出境更好看,他把一箱矿泉水放在桌上,摞一个纸盒垫得更高,两边竖起两本书,把手机夹在中间。

对面的记者说,镜头好像有点模糊,他回复,“咋回事?是我这手机太out了吗?”他又站起来,对着前置摄像头哈了口气,扯了一格纸巾,边擦边说“有没有清晰一点?”

“声音呢?”“我怎么听不到你的声音?”“还是听不到啊!”手机放不出对方的声音,他看着直播界面一列列的图标,和逐渐增加的观看人数,有些焦急。

晚上10点,直播进入状态。他挥手唱起银杏歌,但,有些局促。又提到随州的景色,他突然声调提高,“万亩桃花……”顺口溜似地说出一串又一串介绍语,说到兴起时,力气越来越大。也许介绍景色是擅长领域,他卸下紧张,身体放松地晃悠,皮椅也跟着咯吱作响。

解伟在办公室和媒体连线直播。图/九派新闻 徐鸣

“你会害怕组织给你贴网红局长的标签么?”次被问到,解伟回答得体,“怎么会害怕呢?对于我来说,是任务多了,休息少了。”

第二次被问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一下,略显回避地说,“做好我的本职工作。”

第三次被问到,他终于躺在皮椅上坦诚地说,“之前乡镇洪灾,我受命前往,且小有成效,本来就是组织破格提拔,在仕途上就很引人注目了。我确实应该低调,暗淡下来。文旅需要营销,非要露脸,但很容易让人觉得我就是靠一张嘴。把自己推到风头,言行就被盯得很紧。也许,其他局不需要这么高调的。”

他接着说,“不动,确实是最安全的。但在一定时间范围内,你得选一条路,前路未知,看你怎么选择。”

【2】“丑”出圈

解伟毫不掩饰地说,“触网”契机就是模仿四川甘孜州文旅局局长刘洪。他还专门去刘洪的短视频账号下评论,但“他太红了,没聊上”。

可以说,解伟是带着祈雨的心情在做短视频。随州市文旅局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十一长假7天,随州市累计接待游客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A级旅游景区接待游客人次和综合收入,都较2021年同比下降超过60%。

在5月18日博物馆日的前,他次下载短视频软件,给账号取名字。“神韵随州”“随州文旅”……他觉得集思广益得来的这些名字太没特色。他还想到了“局长带你游随州”,但局长太多了,指义不明。最终,敲定了“解局长带你游随州”。

期拍摄,解伟拉上几个同事,也没告知事由,径直去了随州市博物馆。这里是一级博物馆,展出文物包括曾侯乙墓西侧的擂鼓墩二号墓编钟。

解伟想要拍戏,但他没有设想得很复杂,于是让一位女同事演丫鬟,另一位演大臣。在现场,他们想到需要剧本,于是当场写出来,边拍边改。第二天,视频顺利发出。这时,他已经体会到做短视频没那么简单。

这次,轮到刘洪给他评论了。

刘洪局长的留言。 截图

那条带火他的视频发出当晚,有人留言,“丢我们随州人的脸”。他心里难受,还犹豫着“要不删掉吧”。但他也不服,大家吃力拍了一整天,决定不删。

渐渐地,评论的IP地址由省内变成省外,遍布全国。如花、解大嫂、潘某江随州分潘……关于解伟外貌的吐槽越来越多。私下,同事们也在悄悄说,这期视频都不好意思转发到朋友圈推广,“确实有点辣眼睛”。

解伟在网上搜索如花是谁。然后他看到电脑屏幕上出现一张肥腻的脸,还挖着鼻孔。“天啦,我难道有这么恶心人么?”

他专门去找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心想,我长得也不丑吧,就是普通人一个,在意别人说美丑干什么。他一边宽慰自己,一边得体地回应媒体:“只要能宣传随州美景,我可以献丑、好笑”“原谅我的丑,但我的家乡真不丑”。

解伟也多次解释“尴尬”的妆发。时间紧、临时改了剧本,加上一同拍摄的同事脚摔伤,那天他很着急,“一着急就爱流汗,越流汗头套越掉,越掉我越着急。”

在他最新推介随州古文物的视频中,解伟再次扮起视频中的古风造型。这次,同样的服装、同一个造型师。但他之前视频中额头两边垂下两缕长发,这次专门要求发型师给梳了上去,以免不整洁。

粘古装的假发十分繁杂,造型师沿着额头挤一圈胶水,一缕一缕往头上贴,假发长又厚重,一个人专门在前,两手按住鬓角和额中,另一人在后理清缠绕的头发。调整发际线需要撕开皮肤和胶水,疼得解伟龇牙咧嘴。

拍摄时,同事在一旁提醒“肚子再收收,不然网友又说你油腻”。解伟大概是觉得提气作用甚微,用随州方言对着化妆师说,“你们女人用的触腰(束腰),有没有带?给我用用,把肚子捆起来是不是好点儿。”

许多人围着他,仍在开他玩笑,“其实还有点像天山童姥”。

解伟为拍摄做造型。图/九派新闻 徐鸣

被说“丑”,解伟心态挺好。他说,女儿上网刷到的都是自己爸爸,觉得他做到了别人爸爸做不到的事,“喜死了”。以“丑”出圈之前,女儿就喜欢拿解伟“丑照”做聊天表情包,发家族群说“随州四美,爸爸最丑”。

妻子对此事也是大方谈起,“他是不好看,确实不好看嘛,当初看上他,也不是因为长相,是觉得他有股书生气。”妻子长相精致、个子高挑,在人群也是打眼地漂亮。她笑着说,“可能好看的女人都喜欢找不好看的男人吧。”

网友评论他的视频“土里土气”,他自嘲,自己更大的问题是吐字不清,普通话说得太‘随’意了,“我这个形象,想高大上也高大上不起来啊!”

让他感觉刺耳的是,有人说他“浪费资源,就想拍给领导看的”。他想,自己榨干一切空闲时间当网红,绝不能让“不务正业”的污水溅到身上,一滴一点。

解伟在推介随州文物,网友称局长穿西装并不丑。 图/九派新闻 徐鸣

【3】爱文艺

今年2月调任到市区之前,解伟一直在随州各乡镇做基层工作,有20余年。与农民打交道,他在QQ空间记下许多感想。

2011年的一次组织调任,他像古代的官员,写下诗句。

「四百公里路才熟,五万余众面尤疏。三千抱负未及展,一纸调令恨悠悠。」

小镇多日未落雨,他操心旱情。

「旱魔肆虐逾半年,一夜滴答竟难眠。莫笑农家子弟俗,心怀城外万顷田。」

同事说他是个有文艺细胞的人,因为他喜欢写文读字。他佩服能在报刊上发表文章的人,也慢慢从发表“豆腐块”到刊发长篇。

他回忆读农校时,沉浸在与稻、麦、棉不一样的农业科技之中,尤其对果树种植更加钟情。那时候,他总梦想毕业后能种上一大片果园,结束家人在大农田中刨食的艰辛和贫困。

他看到选择读高中的同窗都考上大学,于是责怪父亲替他选的路,“选择读中专是白活了四年!”但中专毕业能直接分配工作,吃商品粮,这在村里是件十分光彩的事。他在文章中懊悔,明明是自己为了稳妥,放弃冒险三年考大学,“不知道怎么,当时就犯浑赖上父亲了。”

后来,他靠读书走出乡村,换掉父亲一块五的劣质白边金蝶烟,为其供上了60元一条的襄阳烟。他遗憾父亲不识字,无法满足他想在单位当个门卫的念想,父亲说,那是农村人一辈子最舒服的事,只看门,有工资,不种田,“几好哦”。

解伟对泥土有着别样的感情。当初在城内买房时,他力排“众议”坚持选择一楼——只为能拥有一小片泥土小园。现在,他家小园栽种了一颗养了十余年的桔树。他适时为它修剪、防虫、治病、蔬花、间果,把专业所学全部倾注这棵桔树上。他时常梦见自己穿梭在大片果林中。

在未任职文旅局长之前,随州的美景就常是他的写作素材,写桃花、写银杏。

「明天是个好晴天,会有更多迷离的眼,来看我。想到此,桃花腮上渗出了泪珠,为那些,深情的回眸,和这个短暂的春天。」

「我就是要灿黄如金给你看,你不来。我就一直在枝头翩翩,昼夜不息。」

回到现实,他仍要面对层级分明的体制。

一次日常的政府会议,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为领导按下电梯。这时,有人笑言“都在炒作你”,电梯里的气氛瞬间凝结。电梯门开,他迅速投入到一片灰青色的人群,钻进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刚参加工作时,他觉得自己笨,需要上级提点才知道应该主动泡茶、拖地,也要人提点才知道怎样做事、说话。

后来,他住在市里,经常骑一个多小时自行车去乡镇上班,尽管是为了锻炼身体,但又被人议论。他说他无法解释,只好不理会。

每天清晨6点20分,他会准时站在家楼下的运动场舞剑。图/九派新闻 徐鸣

【4】打“鸡血”

解伟信奉吃苦,信奉龟兔赛跑里的乌龟,因为“吃苦是没有错的,是不会亏的。”他说,自己不与他人比较,越比,站位越低,格局越小,把积极性都消磨光了。把自己放在一个更高的位置,才能不难受、不痛苦。

他年轻时曾被分到畜牧局的一个下属单位卖猪饲料,他说“做销售就要最畅销的地方去吆喝”。现在做文旅,他说“要像疯子一样做文旅”。

在“解局长带你游随州”的置顶视频下,更高赞的评论是“局长咋这么精神,天天像打了鸡血”。局长的回复是:人人打鸡血,事业有活力。

他没有表演经验,每期拍摄时长都在七个小时左右,同一句台词会NG三四十遍。炎帝故里夜游灯光节那期视频,正值盛夏,他在篝火边蹦迪、呐喊,当起“气氛组”,一遍一遍地蹦来跳去,头发和衬衣被汗浸得油光水滑。同事说,他换下湿透的衬衣,滑得像泡了洗衣粉。

那次拍摄,解伟得了一场绵延半个月的热感冒。摄影师也说,解局属于太吃苦耐劳,拍摄上空毒辣的太阳,年轻人都受不了。

同事私下说,“刚开始拍还挺新鲜,但一拍就是一整天,大家都觉得累得受不了,周末想在家休息。”他们也是真的疑问,“局长是不会累的么?”解伟也理解,同事的孩子都还小,需要时间照顾。而自己年纪大了,孩子已经成年,来自家庭的任务小很多。

全站拥有30亿的点击量后,出于小城的媒体资源和预算的限制,他没有专门的团队来承接一大波流量。在线上,他直言粉丝数量还不够,暂时无法直播带货。他怕自己经验不足,给网友留下坏印象,糟蹋了随州的好物。

现在,账号只登陆在他一个人的手机上。他打开短视频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自己琢磨其他网红的视频和服装。

网友看到他更新的“粗糙”视频,都在评论区建议他把刘洪的团队借来用两天。虽是玩笑,但他也能察觉,“为什么刘洪拔剑,还有‘咻’的音效,耍剑还有‘咻咻’跟着动作的音效,我这视频咋啥都没有”。

他理解文旅事业的投资是重资产投资,关键的还是旅游六要素——吃住行游购娱。

他说,无论景区建得有多完备,看上去多美好,吃住的瓶颈问题不解决,无法打造全域旅游,更谈不上文旅事业兴旺。

现在,解伟一边在直播中激情呼吁观众,“动身吧!线下走一走,支持我一把。”一边准备建造一个文旅联盟,让企业实现资源共享。

他把文旅推广比喻成寻宝,有的人一辈子都没寻到,他一出门就被“宝”绊了一跤,要珍惜。他也知道,互联网的“宝”就像流水,流量会退去,但在存续期间,尽可能地为目标服务。

“随州文旅,已经进入新时代。”他感到宽慰,至少大家都知道随州了。

九派新闻记者 徐鸣 湖北随州报道

【爆料】请联系记者微信:linghaojizhe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