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美中期选举他们赢了功劳在我,但输了别怪我

据美国《国会山报》8日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周一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现任总统拜登谋求连任将会是“不可思议的”,尽管白宫方面在几周前已经重申,拜登有意参加2024年的美国总统选举。

当地时间周一晚上,在俄亥俄州代顿举行的集会结束后,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被问及拜登是否会参选并谋求连任,他回答说,“我认为他不会。这是不可思议的。”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 图源:美联社

此前在有报道称拜登告诉盟友他有意再次参选后,当被再次问及拜登是否有意这样做时,白宫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在10月初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证实,拜登打算参加2024年的美国总统选举。

《国会山报》指出,拜登的最终想法可能会取决于民主党在此次中期选举中的表现,如果民主党在众议院损失大量席位并失去参议院,结果可能会给拜登的选情带来更多阻力。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消息,拜登的顾问们承认,中期选举结果可能会重塑华盛顿,进而重塑白宫的运作方式,但其中一名顾问坚称,中期选举结果对一个具体问题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那就是拜登即将作出的是否谋求连任的决定。这名顾问指出,拜登的两位民主党前任都曾在中期选举遭遇失败,但两年后却赢得连任。

美国总统拜登 图源:视觉中国

美媒指出,拜登已经表示他计划参选,但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而特朗普也还没有宣布是否会参加2024年大选,一些人猜测,特朗普会在俄亥俄州的集会上宣布相关决定,但最后并没有。不过,特朗普周一晚上在这场集会上称,他将于11月15日在海湖庄园宣布一个“重磅消息”。

《国会山报》还称,特朗普周二在接受美媒NewsNation采访时称,如果他支持的候选人在中期选举中获胜,那么他应该得到“所有的功劳”,但他认为他会得到“很少的功劳”。

当被问及他认为这些候选人的胜利或失败在多大程度上应该归于他时,特朗普说道,“嗯,我认为如果他们赢了,我应该得到所有的功劳,如果他们输了,我根本不应该受到责备。好吧,但结果可能恰恰相反。”

特朗普 图源:视觉中国

不过,特朗普补充说,他相信选举结果将是他支持的候选人获胜。“当他们赢了,我认为他们会做得很好,我可能不会得到太多的功劳,尽管在很多情况下,是我劝说他们去参选,他们去了,结果证明他们是非常好的候选人。但通常情况下,当他们做得好时,我不会得到任何功劳,如果他们做得不好,他们就会把一切归咎于我。所以我做好了一切准备,但我们会为自己辩护。”特朗普说道。

报道称,特朗普在中期选举期间宣布支持了超过330名候选人,其团队此前声称,他的支持在帮助推动共和党人取得更大的胜利。 (编辑:HHJ)

延伸阅读

11月8日,美国中期选举即将举行。如果届时民主党同时失去参众两院,大家可别太惊讶。

因为民主党输了才是符合“传统”,不输反而是“奇迹”。为什么这么说?中期选举又对中美关系有什么影响呢?

民主党“输”是“命中注定”?

美国政治的“铁律”之一,就是总统所在的党派通常会在中期选举中失利。换句话讲,如果总统是民主党人,那民主党就“翻车”。如果总统是共和党人,那就共和党“翻车”。

资料图

例如,2006年,小布什所在的共和党遭受“重创”。2010年,奥巴马领导的民主党经历“惨败”;2018年,特朗普带领的共和党,被淹没在一片“蓝色”浪潮之中。

这一规律,经得起历史的反复验证,特别是在众议院。

上世纪整整100年中,只有三次中期选举,1934年、1998年和2002年,总统所在党派的众议院席位有所增加。其中增幅更大的一次是2002年,增加了9席,原因也很简单,2001年的“9·11”恐袭,让整个美国同仇敌忾,上下一心。

所以,“丢席位”才是总统所在党派的“常态”。二战之后,总统党派在中期选举中,平均要丢26个众院席位。毫不夸张地说,众议院的改选,就是总统的更大噩梦。

在参议院,民主党的情况会略好一点。原因之一是,中期选举会改选众院的全部435席,而参院只改选三分之一左右,且参议院选举是全州范围内的竞争,在任者通常更具优势。但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共和党有望在几个关键州,亚利桑那、佐治亚和内华达挑战民主党。民主党在这些州的优势都不到3个百分点。

数据网站538模拟了4万次选举,得出结论:在众议院,共和党的胜率是81%,民主党是19%。在参议院,共和党的胜率是48%,民主党是52%(11月3日数据)。

外界普遍认为,共和党至少能夺回两院中的一院。拜登有超四成概率同时失去参众两院,成为所谓的“跛脚鸭总统”。

为什么总统所在党派容易“输”?

最主要的原因是针对总统的“中期魔咒”。也就是说,选民会把所有的问题“一股脑”地全怪在总统身上,导致总统所在的阵营更容易“输”。

《纽约时报》总结说,拜登主要犯了“三大错误”,一是执政初期的能源和移民政策,导致天然气价格飙升、南部边境移民激增;二是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带来的通胀问题;三是,在堕胎等社会文化议题上进退失据。

拜登 新华社资料图

反正从外交到内政,大多数选民认为,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自去年8月的阿富汗撤军开始,拜登的支持率就一路下跌,跌到史上更低,甚至都比不上特朗普。即便近期支持率有小幅回升,也徘徊在40%左右(盖洛普数据),是1954年至今历任总统同期的最差表现。

这当然会拖累民主党议员的竞选。回想一下,同期的特朗普支持率甚至还略高,43%,结果共和党依然在众议院,丢了41个席位。

如果民主党中期选举惨败的话,2024年的总统大选,恐怕有好戏要看了,就算拜登坚持要连任,也没什么希望。

总统所在党派容易“输”的第二个原因,就是所谓的“平衡政府”。 不少选民认为,总统和国会控制在不同的政党手中,才能形成制衡,以免政策的“一边倒”。

如果民主党“惨败”,拜登会怎么样?

美国国会的主要职权是立法,从政府预算到国防法案,大大小小的法律,都需要国会来通过。

如果总统和国会掌握在同一党派手中,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例如奥巴马的医保法案、特朗普的减税法案、拜登的基建法案等等,都是在上任的头两年通过的。

但如果“惨败”, 拜登就要花更多时间和共和党玩“否决”游戏,未来很难在立法上有所作为。

当然,参众两院有着各自不同的“特有权力”,参院可以监督和批准总统签署的条约,且有权确认总统的人事任免,如果丢了参院,拜登在“用人”问题上就会受到束缚。而丢了众院更麻烦,因为只有众院才有权发起财税相关议案,如果没有众院的支持,拜登政府未来再想搞一些财政补贴之类的法案,就比较困难了。

不过,也不用太替拜登操心。总统提前“跛脚”,在美国历史上很常见,2015年之后的奥巴马,2007年后之后的小布什,1999年之后的克林顿,1991年之后的老布什,1987年之后的里根......等等等等,都经历过国会完全由对立党派控制的局面。

资料图

反倒是我们,需要重视美国政坛可能的变化。因为如果拜登在内政方面难以发力,则会更多的转向外交领域。总统的大部分外交政策无需国会批准,可以用总统令强行推动关税政策和对外制裁,而打“中国牌”则会成为拜登政府最常用的选项之一。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