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称举报者丈夫被张庭公司送入狱

张庭夫妇和陶虹等人涉嫌的传销案听证会历时4天结束,案件尚未出结果。但是在陈述环节,办案人员坚持认为构成传销,代理律师认为不构成并建议撤案。随后,张庭转发该案相关博文,称:“我在等个公平的裁决,相信祖国”,暗示或有反转。

紧接着,“红星新闻”采访到知情人,对方透露裕华区市场监管局的办案人员在听证会现场出示了举报人(代理商)笔录证据5份,其中的核心举报人是TST代理商李女士。

这位浮出水面的李女士非常神秘,也是关乎张庭案胜负的关键人之一,要想弄清她举报的初衷,就得捋清她与张庭之间的恩怨。据知情人称,李女士举报张庭是“为夫报仇”,其丈夫朱某也曾是“TST”的代理商,因利用支付漏洞非法获利数百万元,最终判处有期徒刑7年,处罚罚金50万元,而李女士的名字也出现在判决书中,她是证人之一。

根据知情人提供的盖章判决书(网上无法搜到),举报人丈夫因涉嫌诈骗罪名被捕入狱,被害单位报案及朱某自首投案时间为2021年2月。作案时间在2020年11月到2021年1月,朱某利用多个账号和现金券(价值约2万元)恶意下单1123次,实际支付91.74万元,但获得了价值565.47万元的商品,非法获利471.63万元。

再回顾一下张庭涉嫌传销案的前情,更方便理解李某、朱某、TST三者之间的联系。

张庭、陶虹等人涉嫌传销被立案的消息曝光是在2021年12月28日左右,朱某案判决书的落款时间为2021年12月24日,有公号报道相关内容的文章发布于2021年12月24日,裕华区市监局的《关于查证函的回复函》落款时间为当年12月23日,对达尔威公司涉嫌传销立案调查时间为2021年6月5日。

可以说,朱某落网后,李某这边就一直在筹划减刑,爆料时间也选择在判决书发放,做好了死网破的准备,没有什么比内部反水更戳要害的操作,尤其还是本身就危险的企业,漏洞远比预估的多。

案发后,朱某家属极尽所能希望“戴罪立功”减刑。在辩护中,提到家属检举达尔威公司是否构成立功、达尔威公司已因涉嫌传销被立案调查、朱某与达尔威公司之间的关系系传销组织内部的关系,达尔威公司的财产属传销财产,不应受法律保护。

但是,因为达尔威公司只是被调查,还没有证实犯罪事实,所以法院没有采纳相关意见。这可能也是张庭敢在微博发声的底气,因为案件至今还在听证会阶段。

其实,张庭对此也相当紧张,她本人微博转发的一条内容,就是偏向性很明显,替自己发声的博文。

该博主称,知情人称办案人员证据造假,质疑举报人身份和举报资格,称裕华区市监局对该案无管辖权,且证据之一山西某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TST 庭秘密涉嫌网络传销”电子数据采集、固定、存放、搭建、镜像恢复报告》无鉴定资质。

反正就是各种质疑举报人和出具证明的公司,从根源上认为不该立案,但是办案人员也不是吃素的,张庭的这个品牌早就“恶名昭彰”,屡屡被网友诟病,翻车都是迟早的。

张庭公司的盈利模式,赢家永远只有自己,后面跟风的代理商及其他下线,好点的可以喝点汤,差点的直接倾家荡产。朱某这边,贪婪让他犯了罪,引发连锁反应,倘若没有举报,张庭可能还在呼风唤雨,这样一看,也不是全然无好处。总之,还是那句话,恶人自有恶人磨,一切皆是因果。

本文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