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本伟、孟冰被公诉,曾是上下级

原标题:都本伟、孟冰被公诉,曾是上下级

11月9日,更高检发布消息,东北财经大学原党委书记都本伟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辽宁省法学会原党组书记孟冰涉嫌受贿罪、行贿罪一案,已于日前分别由沈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沈阳中院提起公诉。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他们曾在葫芦岛短暂共事过——都本伟为市委书记,孟冰由省公安厅“空降”当地,担任副市长、公安局局长。

都本伟 资料图

都本伟出生于1958年1月,早年在辽宁教育系统工作,2003年任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正厅级),后改任省农信联社理事长。

2011年3月至2016年2月,都本伟相继担任葫芦岛市市长、市委书记,后出任东北财经大学党委书记。2019年3月退休后,他南下广东,担任一民办高校党委书记、校长。

落马前两天,即今年2月22日,都本伟还饶有兴致地做了一首新诗《致“爱”日》,以“青年有恋多欢乐,老者无忧福不迟”为结尾。

今年8月,都本伟被开除党籍。通报显示,其除了大肆敛财,搞权色钱色交易,违规要求私营企业购买个人出版的书籍,还滥用职权致使遭受重大财产损失。

据更高检消息,沈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都本伟利用担任辽宁省教育厅副厅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此外,他还利用担任葫芦岛市代市长、市长职务便利,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致使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与都本伟被公诉的消息同时公布的,还有他的老下属——曾任葫芦岛副市长的孟冰。后者涉嫌受贿罪、行贿罪。

孟冰 资料图

孟冰出生于1973年9月,长期在辽宁省公安厅工作,2015年12月至2017年11月担任葫芦岛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后回到省公安厅,并履新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2021年5月,孟冰任职省法学会,今年6月被查,9月被双开。通报显示,他除了大肆敛财,还搞政治攀附,花费巨资跑官买官,为谋求职务提拔调整,向领导干部赠送钱款。

据更高检通报,沈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孟冰利用担任辽宁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政委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非法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此外,他在担任葫芦岛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葫芦岛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向他人行贿,数额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行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相关报道:

9月15日,更高检发布了四个落马官员被逮捕的消息,其中就有已经退休的东北财经大学原党委书记都本伟。(据9月15日新京报)

都本伟曾经在东北财经大学“五四”诗会上朗诵 (来源:鲁网)

都本伟曾因公开谈论“东北和广东的差距”受到外界关注,被称为“网红书记”。他高调爱好诗文,被查落马三天前的2月22日,他还饶有兴致地做了一首诗。

都本伟爱写诗,爱得人尽皆知。在《广州日报》2020年9月15日的一篇报道中,记者提及他爱好广泛,问他如何兼顾,他表示,个人十分爱好文学,特别是作诗填词和朗诵,但这些都是业余水平的,不足挂齿。

都本伟 (来源:鲁网)

普通人的业余水平,就是在诗歌论坛和爱好者群体里互相切磋,平时给报刊投投稿,而都本伟的业余水平,却出版了数本诗歌集和散文集。他曾在诗集暨签售会现场动情地说:“诗人是我最珍视的称谓。”而从通报内容看,他的确很珍视这个称谓,珍视到“违规要求私营企业购买个人出版的书籍”,可见,他这个文雅的爱好,多半是靠滥用职权滋养起来的。他在落马三天前的那首诗中写道:“青年有恋多欢乐,老者无忧福不迟。”这是非常“打油”的水平,参照现实,不妨改成:“青年有志方为乐,老者无贪才有福。”

都本伟曾经出版的书籍 (来源:鲁网)

落马官员中,喜欢写诗弄文,醉心艺术的也有不少。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擅长书法,也爱舞文弄墨,平均一周创作一首诗歌,却没有一点诗人风骨,写字收钱,拿权换钱,借艺术之名,行贪腐之实;

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发表过多篇诗歌散文,被称赞为“诗意家园的守望者”,结果却成了腐败堕落的“落马者”;

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原党委书记、厅长郝泽军,身在司法系统,却遨游文学海洋,发表诗歌380余首,长篇小说一部,是不折不扣的作家官员,他曾写过两篇小说,题为《关进笼子》和《正义没有追诉期》,正好预示了他的结局;

早有人分析过,为什么这么多落马官员爱写诗。一来,当然是因为现在诗坛的水比较浑,写诗的门槛比较低,无需倚马千言,只要寥寥数语,会换行就行。反正这些“诗人”也不需要得到广大读者的认可,身为领导干部,找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来吹捧一番,自然各种头衔和光环就都到位了;

二来,文学文艺都是相通的,写诗写文往往和出书、写书法、收藏紧密联系在一起,这其中就能形成不少的“雅腐陷阱”。凡事一沾上文学艺术,价格都有了操作空间,给行贿受贿大开方便之门,也让一些闻着味儿就过来的贪腐官员,以兴趣爱好为名形成“小团体”,精心编织起“关系网”,互相利用包庇,一起违纪违规。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诗文本应表达对时代的关注,对现实社会的关切,爱好诗歌者,本应有这份关切民生、心忧天下的使命感。但是,这些所谓的“官员诗人”,不但没有理解何为“民间疾苦,笔底波澜”,反而以诗文当诱饵,引来图谋不轨者“投其所好”,用爱好当筹码,利用手中权力给作品贴金,再用这虚假的光环圈钱,说到底,他们爱好的根本不是写诗作文,而是沽名钓誉,敛财弄权。

有句话说:“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这并不是说,领导干部不能有自己的爱好,尤其是写诗作画之类的爱好,如果积极健康,分寸得当,是可以陶冶情操,提升修养的。但是,怕就怕爱好只是个幌子,本质还是想靠名号圈钱,将权力“变现”,诗文千百首,放大了仔细看,其实字里行间就写着一个“贪”字。

好事者未尝不中,争利者未尝不穷,善游者溺,善骑者堕,各以所好反自为祸。如何让爱好不变成堕落之祸,为官者需保持清醒,时刻自省,严守界限,不得越雷池半步。一旦开始大张旗鼓地和利益相关者谈起“私人爱好”,多半就是滑向深渊的开始。

而如何防止党员干部,诗兴大发就忘了党性?还是那句话,要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一方面要加强曝光力度,警示教育,形成震慑;另一方面更要依法设定权力、规范权力、制约权力、监督权力,让任何人都不敢也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唯有如此,官员的爱好才能止于爱好,而不是变成祸患。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