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为何突然从“关键战场”撤军?

当地时间11月9日,在听取俄军“特别军事行动”指挥官苏罗维金的汇报后,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下令,俄军从赫尔松州第聂伯河右岸撤军。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9日,绍伊古命令俄武装力量相关战斗序列从第聂伯河右岸进行战略转移,并下令着手撤出驻赫尔松的俄军。图/视觉中国

这意味着经历半年多对赫尔松市的占领后,俄军将从包括该市在内的赫尔松州前沿阵地撤退到第聂伯河左岸;同时,这也意味着俄军将放弃进一步进攻乌克兰南部腹地的前沿阵地。

虽然俄军及占领当局已连续两周从赫尔松前线撤离平民,但撤军的消息还是出乎外界预料。直到11月9日早些时候,一些俄罗斯军事博主仍声称俄军将维持在右岸的防御。俄占赫尔松当局副领导人斯特雷穆索夫当天也表示,乌军的进攻再次被挫败,乌方损失惨重。

有些巧合的是,斯特雷穆索夫本人在当天晚些时候的一场车祸中丧生。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随后向其追授勇气勋章。

“决定性战役”为何以撤军告终?

赫尔松州的同名首府赫尔松是一座始建于18世纪的老城,位于乌克兰南部,至今仍残留着沙俄时期黑海舰队中央要塞的历史风貌。今年3月2日,俄军占领赫尔松市,这是俄军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占领的座乌克兰主要城市。7月,乌军开始在赫尔松一线准备反攻计划,破袭第聂伯河上的俄军交通线及后勤补给线。9月,乌军从尼古拉耶夫州和赫尔松州边境地区展开大规模反攻,目标直指赫尔松市;当月底,赫尔松州完成“入俄公投”。

11月7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表示,赫尔松之战将是一场“新斯大林格勒战役”,也是俄乌之间的“决定性战役”。

仅仅两天后,俄军为何突然宣布撤出赫尔松市?在塔斯社报道中,俄方将撤军归因于乌克兰军队可能攻击卡霍夫卡大坝,从而造成洪水泛滥和平民死伤,并威胁两岸俄军安全。卡霍夫卡大坝位于第聂伯河上游,扼守通往赫尔松市的水路要道。目前,大坝及大坝下游的新卡霍夫卡市均由俄军控制。

今年9月以来,乌军多次组织进攻,试图夺回大坝及新卡霍夫卡市。10月以来,俄乌双方均指责对方有意破坏大坝,威胁下游安全。在11月9日关于撤军的汇报中,俄军指挥官苏罗维金称,在这种可能遭遇非对称作战的背景下,“沿第聂伯河为屏障组织防御是权宜之计”。他说:“我理解这是一个非常令人不安的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俄占赫尔松当局已经以卡霍夫卡大坝可能遭到攻击为由,于10月18日开始撤离第聂伯河右岸居民,至11月9日已撤走11.5万人。考虑到7月时,俄占赫尔松当局曾披露赫尔松市余留居民还剩18万人,经历此后的乌军反攻和入俄公投,又有大量居民逃入乌克兰或俄罗斯后方,外界认为11月9日俄方宣布撤军之际,应已基本完成对赫尔松市及周边居民点的平民撤离工作。

俄军士兵

另一方面,自今年7月开始在南线组织反击以来,乌克兰统帅部接受西方军事专家建议,一直致力于在赫尔松右岸“不战而屈人之兵”。乌军官员多次表示,乌军的目标就是通过破袭俄军沿河两岸的交通线,迫使俄军主动撤出赫尔松市及右岸地区,从而既收复领土,又避免陷入巷战。

因而,10月以来,俄乌双方在赫尔松前线陷入对峙,乌军则持续使用西方援助武器对俄军后方进行打击。为应对后勤补给压力,俄军在赫尔松市附近设置了多个临时渡口和浮桥,但时常遭到乌军火箭炮打击,“破坏-修复”成为双方对抗的常态。至11月7日,俄占赫尔松当局报告称,赫尔松市区局部停电,一些药店关门,第聂伯河上的交通也“暂时关闭”。

除破袭交通线,反攻开始以来,乌军还加强了在赫尔松市的情报和间谍活动。据俄方公布的破获乌情报组织的信息,乌克兰间谍和破坏小组形成了沿第聂伯河潜入赫尔松州俄占区的交通线。到达俄占区后,暗杀、破坏是间谍小组最为显见的活动。9月以来,赫尔松市中心爆发多起街头枪战,外界认为这很可能是暴露的乌方间谍和俄军交火。乌克兰间谍还对俄占赫尔松当局更高负责人萨尔多进行了多次未遂暗杀。

9月30日,乌军在间谍指引下对赫尔松一处住宅进行定点打击,那里是俄占赫尔松当局副领导人卡特里尼切夫的住处,卡特里尼切夫当场死亡。他刚到任一个半月,此前在俄军和俄罗斯情报机构服务25年。

此外,据俄方披露的消息,潜入赫尔松市的乌克兰间谍还成功联系到占领当局负责城市安全监控系统的乌克兰职员。这位职员利用职务之便,将城内摄像头数据传输给乌方,使乌军得以掌握俄军调动部署情况及指挥机关位置,然后通过海马斯火箭炮等中程武器进行定点打击。

在11月9日做出从赫尔松撤军的决定时,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称,俄罗斯军人的生命和健康“始终是重中之重”。苏罗维金则强调,必须保护俄军官兵的生命以及“作为一个整体的部队的战斗力”。

在俄罗斯国内,近期对俄军指挥决策批评颇多的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也对本次撤军的决定表示赞赏。他说,在权衡各方意见后,在“毫无意义牺牲和拯救士兵生命之间”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选择。

资料图

更多的战场,更多的攻击,更无望的和平?

对俄军宣布从第聂伯河右岸撤退,乌克兰方面反应比较冷淡。乌克兰总统顾问波多利亚克表示,“在乌克兰国旗飘扬在赫尔松上空之前,谈论俄罗斯撤军没有意义”。分析认为,这展现出乌军统帅部对赫尔松战局发展的担忧。据乌军估算,目前俄军在右岸尚有3万至5万兵力,乌军在进入赫尔松市及市区附近的工业区时仍有可能和俄军有生力量相遇,爆发激烈的巷战。

此外,俄乌双方在卡霍夫卡大坝及新卡霍夫卡市周围的战斗仍将继续。在该战场,乌军的目标是控制第聂伯河两岸,这不仅不在俄军本次撤军的范围内,反而涉及苏罗维金希望在本次撤军后“沿河固守”的地区。外界因而担忧,在俄军撤退、乌军进入赫尔松市的关口,卡霍夫卡大坝仍有极大概率遭到攻击。

乌军的目标并不止于控制第聂伯河右岸,有其战略考量。2014年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后,乌克兰政府通过封锁第聂伯河通往北克里米亚运河的水源,切断了克里米亚半岛居民90%的供水。克里米亚当局后来表示,源自赫尔松的封锁造成克里米亚地区超过1500亿卢布(约合140万美元)的经济损失。至于在收复赫尔松州全境后对克里米亚进行更密集的陆基远程打击,以及从南侧威胁顿巴斯主战场,更在乌军的计划之内。

不过,分析认为,俄军从赫尔松市撤军,未必意味着乌军将在南线进一步“破局”。相反,本次撤军更可能加剧双方在东线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战场的角力。苏罗维金已经表示,本次撤军释放的战斗力将用于“在行动区域内向其他方向发起进攻”。而近日,俄军正在加强顿涅茨克主战场的攻势。乌军消息称,11月8日,乌军在顿涅茨克州乌军最前沿的重镇巴赫穆特的南方、西方、西南方近郊击退俄军多线进攻,最近的战场距城仅4公里。

与此同时,乌军也在向俄占卢甘斯克边境调集空中突击队以及精锐武装。根据西方军事专家的建议,自7月反攻以来,乌军多次转变主攻方向,试图抓住战场主动权。目前,乌克兰战场的总体局面是:北线乌军从哈尔科夫州及顿涅茨克州北部迫近俄占卢甘斯克州边境城镇;东线俄军从卢甘斯克州向顿涅茨克州乌军控制区进攻;南线俄乌一部在扎波罗热州北方对峙,另一部即将沿第聂伯河对峙。任何一条战线,都可能成为双方冬季作战的焦点。

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近日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俄乌双方目前都希望在未来几个月内在战场上取得突破。乌方期待西方增加对其的军事支持,而俄军则希望重建军事优势。“直到精疲力竭、耗尽资源,双方才会不得不达成某种形式的降级,然后我们才有更多的动机来讨论其他可能的解决方案。”

记者:曹然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