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从赫尔松撤军,俄乌和谈有戏?

但即便双方抓住这一契机,回到谈判桌前,和谈前景似乎依旧黯淡。

此前已经公投入俄的赫尔松又要易主?

围绕赫尔松州州府赫尔松市,俄乌双方激战已久,但乌方一直未能拿下这座城市的控制权。

而随着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一声令下“开始撤军”,一个“潜在的转折点”出现了。

这能否成为俄乌坐回谈判桌的一个契机?

礼物还是陷阱?

“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9日,俄罗斯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区域联合部队总指挥苏罗维金表示,在综合评估当前局势后,他建议将部队从第聂伯罗河西岸转移到东岸。

面对乌军长达数周对赫尔松市的反攻,苏罗维金称这样做的原因之一是保护俄军士兵的生命和部队的战斗力。而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则是为了避免乌方加大水库泄流或炮击卡霍夫卡大坝,导致大量地区受灾、大量平民丧生,以及位于第聂伯罗河西岸的俄军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一名妇女站在基辅市中心的“阵亡捍卫者记忆墙”前。图源:半岛电视台

“我同意你的结论和建议。”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在听完苏罗维金的报告后说道,“继续撤军,并采取一切措施过河,转移部队。”

对于这座战前人口28万的城市,乌方关注已久。在乌克兰以及西方世界看来,夺回赫尔松将是乌克兰夺回扎波罗热等地,甚至是克里米亚的开始。

但面对俄方的撤军决定,乌方却始终持怀疑态度。

“敌人没有给我们带来礼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警告称,俄方是“假装”撤军,以“引诱”乌军进入“陷阱”,然后在赫尔松市伏击乌军。乌总统顾问波多利亚克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也称:“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俄罗斯完全离开这座城市。这意味着撤军言论可能是虚假的。”

能否抓住契机?

西方媒体普遍渲染俄方撤军,是在战场上迫不得已的举动。但在俄乌双方均已为恢复谈判开出条件的背景之下,也有一些媒体试图从俄方的撤军行动中寻找到和谈的曙光。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欧亚室副主任顾炜表示,此前俄军从基辅撤军,而现实并没有如许多人所期待的那样让双方坐回谈判桌前,这或许是乌方质疑俄方撤军动机的理由。但这一次的撤军行动依然可以视作俄方的一次姿态展示,为双方时隔数月坐下来好好谈一次留出空间。

但即便双方抓住这一契机,回到谈判桌前,和谈前景似乎依旧黯淡。顾炜表示,尽管泽连斯基一改此前的强硬立场,在本周开出了和谈的5个前提条件,但这5个条件俄方无法接受。

美国真想促谈?

“我觉得有趣的是,他们(俄方)等到(美国中期)选举之后做出这样的决定。”美国总统拜登这样评论俄方的撤军行动。在他看来,俄罗斯似乎是在等对援助乌克兰有意见的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占得优势。

在赫尔松的乌克兰士兵。图源:nyt

据称在背后“轻轻推动”,让泽连斯基态度软化的拜登政府,似乎也并不想真正让炮火停下来。美方私下鼓励乌方表现出同俄罗斯谈判的意愿,“并非旨在将乌克兰推上谈判桌”。《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相反,知情人士称这是一种精心策划的尝试”。面对通胀,以及来自党外和党内的反战压力,拜登政府似乎是在为美国对乌援助减少做准备,以“确保基辅政权获得其他对俄乌冲突长期化持警惕态度的的支持”。

而随着冲突的持续,那些在炮火下艰难求生的人们,似乎也变得更难放下仇恨,即便冬天临近,他们的未来无处安放。半岛电视台援引10月下旬的一份民调指出,86%的乌克兰人坚持认为他们应该继续战斗。在乌东地区,也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支持谈判。

一提起同俄罗斯谈判的问题,32岁的汽车修理工格纳蒂克的态度同大多数普通的乌克兰人一样——退缩。但他的这种态度似乎不仅仅是因为对俄罗斯的仇恨和不信任,还带着对给予乌克兰所谓“军事和人道主义援助”的西方世界的不信任。“他们不在乎,每天死去的不是他们的孩子。”格纳蒂克说道。

作者:齐旭(新民晚报·深海区工作室)

延伸阅读

据央视新闻报道,俄罗斯国防部11月9日宣布从赫尔松部分地区撤出部队,转移到第聂伯河左岸地带。一度被称为“新斯大林格勒战役”的俄乌决定性战役——赫尔松大战,似乎就此“偃旗息鼓”。不过,乌克兰方面似乎对俄军的撤军声明持怀疑态度。乌“南方”作战司令部表示,俄军关于从赫尔松撤军的表态可能只是一场“表演”,现在谈论攻占赫尔松还为时过早。

俄对乌特别行动总指挥苏洛维金(左)和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右)

“末日将军”上任一个月:

下令着手撤出驻赫尔松的俄军

当地时间11月9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当天命令俄武装力量相关战斗序列从第聂伯河右岸进行战略转移,并下令着手撤出驻赫尔松的俄军。

据俄媒报道,这一重大决定是由上任刚满一个月的俄对乌特别行动总指挥谢尔盖·苏洛维金提议。有着“末日将军”之称的苏洛维金表示,乌克兰武装部队会继续炮击卡霍夫卡大坝,这可能会引发洪水并造成大量伤亡,俄方已经从该地区疏散了超过11.5万居民。为了避免在第聂伯河右岸的俄军陷入孤立,落入乌军的包围,决定将其撤离。

有分析指出,赫尔松方向或是俄军对米科拉夫和敖德萨发动进攻的桥头堡,这也是为何前期在其他战线进攻受挫,他们仍坚持不撤出赫尔松的原因。然而,乌军接连破坏了横跨第聂伯罗河的桥梁,并袭击俄军补给线,令第聂伯河右岸的俄军难以维持后勤供应。

俄军事专家马特维耶夫分析称,“这就是为什么那里的部队处境危险。从军事角度看,这个桥头堡对俄军没有任何用处。”根据俄罗斯国防部的声明,苏洛维金也认为,“在目前的条件下,赫尔松市及邻近的定居点无法充分供应物资和发挥作用。”在对当前形势进行全面评估后,苏洛维金提议从第聂伯河右岸撤军,并在第聂伯河左岸占据防御阵地。

苏洛维金表示,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最重要的是,“这将保护我们军人的生命和整个部队的战斗力,让他们继续镇守在右岸的一个有限区域,是没有希望的。”

苏洛维金正阐述撤军理由

对此,“瓦格纳”雇佣兵团老板普里戈津称,苏洛维金事实上从包围圈中拯救了上千名俄军士兵的生命。毫无疑问,在权衡所有的利弊之后,苏洛维金“在毫无意义的牺牲和拯救士兵无价的生命之间,做出了艰难但正确的选择”。

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也表示,赫尔松的局势非常困难,没有稳定的弹药供应,也没有形成强大、可靠的后方。在当前困难的情况下,苏洛维金采取了明智而有远见的行动,帮助俄军占据了一个更有利的战略位置,没必要谈论俄军“交出”赫尔松的问题。

乌克兰持怀疑态度:

并不认为俄军打算全面撤出

也有分析指出,这是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军最重要的撤退行动之一,甚至可能是俄乌战局的潜在转折点。周三,美国总统拜登也在白宫记者会上表示,撤退意味着俄方在战场上存在“真正的问题”。他还表示,在第聂伯河将两军分开后,莫斯科和基辅将“舔舐伤口”,决定将在冬季采取哪些行动。

然而,乌克兰方面却对俄军是否真准备撤离持怀疑态度。乌克兰方面表示,俄国防部的声明可能是一次“信息心理行动”,目的是误导外界,掩盖其真实意图。乌总统泽连斯基敦促乌克兰人对此“保持冷静”,其顾问波多利亚克也称,“现在谈论俄军从赫尔松撤离为时尚早。”

波多利亚克称,“事实胜于雄辩。我们没有看到俄罗斯不战而逃的迹象”。他强调,乌方的行动“是基于情报数据,而不是通过电视发布的声明。”乌武装部队仍将按照计划侦察、评估风险、有效反击,“只要乌克兰国旗没有在赫尔松市上空飘扬,谈论俄军撤退就没有意义。”

乌克兰士兵在赫尔松北部地区行进

与此同时,乌克兰媒体11月9日报道称,尽管俄军宣布“撤离赫尔松”,但实际上并没有离开这座城市。一些俄罗斯军队仍留在赫尔松,且俄军正继续对该地区投入兵力。当地一位媒体人表示,该市仍有许多俄军人员,主要位于城市工业区的废弃工厂及周边,那里没有当地居民,没有通信,行踪不容易暴露。此外,俄罗斯军方正在距离城市20公里处部署阵地。

据报道,乌克兰方面曾警告称,俄军可能会假装撤退,以此将乌军拖入城市战之中。乌克兰议会国防和情报委员会主席、陆军上校罗曼·科斯滕科也表示,截至本周三,乌军一直在追踪俄罗斯撤退的迹象,并不认为俄军打算全面撤出赫尔松市和周围位于第尼伯罗河西岸的俄罗斯桥头堡。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