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对援乌有微词,网友不满乌谈判态度,普京不参加G20峰会合乎逻辑

俄乌战争难分难解,世界期待这一问题能在印尼举行的G20峰会上取得进展,不过,当事国俄罗斯已经表示,总统普京不会参加G20峰会。

资料图

对此,俄罗斯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政治研究中心主任Boris Shmelev说,鉴于西方和非西方世界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双方进行建设性对话是不可能的,所以,俄总统普京拒绝参加印尼G20峰会的决定是有道理的。

Boris Shmelev解释说,总统不会参加峰会的事实是合乎逻辑的。他个人的参与毫无意义——那里的气氛会很紧张。此外,一些G20成员不支持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同意这一政策的表现。这将使我们的处于被动的境地。同时,G20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组织,它就世界经济最重要的问题制定决策,我们必须参与这些决策。因此,俄外长拉夫罗夫将前往那里,并就新的世界秩序发表立场,这些立场已得到一些G20大国的支持。

资料图

有人提出,如果普京亲自参加,能否在G20期间与美国总统拜登会面?

对此,有分析称,此前美国总统拜登称,如果普京参加G20峰会,将仅与俄罗斯仅讨论换囚问题,但这不是总统级别的讨论问题。美俄总统间的会议应该有充分的准备,应该有一些商定的问题进行讨论。所以,拜登与普京会面就没有意义。

不过,美国希望在峰会上见到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即使是在线形式。

资料图

目前,欧洲各国对乌克兰的援助逐步呈现出疲态,欧洲民众及政客也越来越认识对无限援乌给自己带来的弊端

近日,法国武装部队前总参谋长皮埃尔·德·维利耶表示,欧洲人必须摆脱乌克兰冲突,因为参与其中的决定是由美国人的观点决定的。他称,“乌克兰的冲突不符合欧洲人的利益,尤其是法国。这场冲突不是我们的。我很遗憾欧洲政客过于系统地与美国的观点接近。”

而另一方面,多国网友不满乌克兰对这场战争的谈判态度。11月10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示,乌克兰可以谈判,但只准备“与另一个俄罗斯”进行谈判。

一位来自伦敦的网名为米洛拉的读者说,“泽连斯基现在‘愿意和平谈判’的原因是因为他正在失去美国主人的经济支持,由于泽连斯基的荒谬要求,谈判将毫无结果。”

另一名叫“醉酒的苏格兰人”的英国网友评论称,“泽连斯基应该对成千上万人的死亡士兵负有直接责任,这是因为乌克兰领导人过度骄傲引起的。他所要做的应是保持中立,但他只想进入北约,而北约不想要他”。

资料图

而有俄罗斯网友认为,“泽连斯基关于和谈的言论没有诚意,或者,可以说,他背后的势力并不打算与俄罗斯谈判和平”。

“他忘了说,美国将继续拖延这场冲突,只要它愿意,泽连斯基只是另一个傀儡”,另一名网友附和道。

还有网友称,“泽连斯基希望我们相信他在这场代理人冲突中有任何发言权,或者由他决定是否与俄罗斯开始任何和平谈判?他只会按照华盛顿的指示行事,他们将继续这样做冲突。”

“我知道他希望从这笔交易中获得尽可能多的收益。但是,尽管西方以无穷无尽的武器和财政援助支持乌克兰,所以他并不急于放弃这一切。“

俄方近日称,现在没有机会继续对话,因为乌克兰当局本身已经禁止这样做。(井上蛙)

延伸阅读

执笔/李小飞刀

这两天,俄罗斯方面有三个动向,受到国际舆论关注。

一个是俄罗斯方面宣布,普京不会出席G20峰会了。

一个是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下令俄军从赫尔松撤出,并向第聂伯河左岸转移。

一个是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考虑到当前的现实,愿意和乌克兰进行谈判。

西方舆论对这三个动向自然是喜不自禁,他们认为这是俄罗斯的“退却”;相反乌克兰方面却表现得很谨慎;还有一些分析认为,在美国中期选举结果出炉后,俄罗斯在按照预先设计好的方案调整应对策略。

地缘政治如棋盘,俄罗斯作为重要棋手之一,一举一动受到高度关注,一子一目都被拿来反复分析,不到最终判定结果,外界实际是很难准确把握和预测形势真正的发展变化的。

1

普京不去G20了。

俄罗斯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表示,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将率领俄代表团出席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G20峰会。而普京总统参加峰会的形式正在研究中。他可能会以视频会议的形式参加峰会。

对于普京不去G20的原因,俄罗斯媒体各有猜测。有人认为是莫斯科预估参会意义不大,比如俄政治学家康斯坦丁·卡拉切夫表示,普京亲自出席G20活动没有意义,因为峰会没有安排与他国领导人的任何会晤和会谈。

资料图

卡拉切夫认为,普京很可能会选择以在线方式参与。他不太可能想处在一个不舒服的环境中。毕竟,普京的安全和健康问题也需要考虑。

卡拉切夫指出,本来这场峰会可以成为普京与美国总统拜登等领导人进行会谈的平台,但这种会谈既没有计划,也不会举行。

也有人认为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俄政治学家尤里·斯韦托夫称,首先总统在困难时期离开是不适宜的。另外,普京的安全问题是影响这一决定的主要因素之一。谁能保证普京专机的安全?美国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最近声明,俄罗斯领导人可能是一个“合法的目标”。所有这些因素都迫使俄罗斯冷静地评估局势并作出合理的决定。

斯韦托夫认为,美国肯定会利用G20再次谴责俄罗斯,使G20从一个讨论合作问题的论坛变成一个对抗平台。

普京不去了,拜登表示他已经“被告知这个结果”,其他领导人将“出席(会议),我们将有机会看看下一步可能采取什么措施”,拜登说。

2

俄罗斯撤军了。

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9日下令俄军从赫尔松撤出,并向第聂伯河左岸转移。

俄罗斯宣布从赫尔松撤军

对为何撤军,俄罗斯方面解释得也很清楚。俄军在乌特别军事行动司令苏罗维金向绍伊古汇报战场局势时说,“在全面评估现有情况后,建议俄军沿第聂伯河左岸进行防御。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与此同时,我们保护最重要的,我们军人的生命和坚守在第聂伯河右岸限定区域部队的整体战斗力。此外,这样可以释放一部分兵力和装备,将用来进行积极的行动。”

苏罗维金强调,乌克兰武装部队会继续炮击卡霍夫卡大坝,这可能会引发洪水,造成大量平民丧生。第聂伯河右岸的俄军也会面临被全面孤立的威胁。另外,乌军在赫尔松方向打击当地政府的设施、学校、医院和其他社会性的设施。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可能会在该地区引发人道主义灾难。

绍伊古称:“对我们来说,俄罗斯军人的生命和健康向来是位的。我们也应考虑到平民面临的威胁。请确保所有愿意离开的平民都已离开,并开始撤军,采取一切措施保障部队和武器装备安全渡过第聂伯河。”

对于撤军决定,俄罗斯“阿富汗退伍军人联盟”负责人弗朗茨·克林采维奇认为,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在冬季条件下消灭敌人,目前需要积累力量。俄军不应着急,因为时间在俄罗斯一边。乌克兰方面遭受巨大的损失,并打算袭击卡霍夫卡水电站,希望引发大洪水。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看,这种风险是不可想象的。这就是为什么说做出撤军决定是艰难的,但它是正确的。

俄罗斯军事专家弗拉季斯拉夫·舒利金则表示:“我们无法在右岸保持一个桥头堡。乌克兰军集结了大量的兵力和装备,很快准备在那里建立一个包围圈。他们拥有的高精度打击系统,已经能够覆盖通往赫尔松右岸的桥梁和渡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难以提供补给和支援。因此,指挥部认为,为右岸的桥头堡而战是毫无意义的。”

俄军事专家德米特里·博尔坚科夫认为,如果乌军在赫尔松附近的三个主要方向中至少有一个方向突破,这将给俄军带来巨大的悲剧。由于供应不足,俄军在右岸的力量正在减弱。右岸没有一条完整的战线,在开阔的草原上绵延150公里。如果有一处被突破,俄军将面临被包围和摧毁的危险。

而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称,他完全同意俄军撤到第聂伯河左岸的决定。赫尔松是一个没有可能稳定运送弹药,且形成牢固可靠后方的复杂地区,不应该说赫尔松撤军是投降。

资料图

但是,乌克兰方面却并不急于公开承认俄军准备从赫尔松撤军。乌克兰总统办公室表示,没有迹象表明俄军准备在未经战斗的情况下就离开赫尔松。

乌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米哈伊尔·波多利亚克在推特上写道,赫尔松仍然有俄军大量兵力,增加了储备。乌克兰相信自己的情报,而不会相信声明。乌克兰没有看到俄罗斯放弃赫尔松的迹象。

乌克兰更高拉达(议会)安全委员会副主席米哈伊尔·扎布罗茨基将军称,从纯军事角度讲,俄军从右岸撤军是正确的。除了通过第聂伯河的补给困难外,俄军不需要这个桥头堡。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俄军准备在另一个作战方向上使用从右岸撤军的部队。第三个原因是在第聂伯河左岸建立防御工事无疑具有作战优势。如果从军事角度看,从赫尔松撤离对战斗进程没有大的影响,但形象和政治后果可能会更为重要。

而拜登的表态则更值得玩味,他认为俄方选择在中期选举后从赫尔松撤军的时机“有趣”。共和党此前曾表示若在选举中获胜则不会给乌克兰开“空头支票”。选举结果共和党未尽全功,拜登这么说,恐怕也有些得意。

3

俄乌再次释放出谈判意愿。

泽连斯基8日先提出了乌克兰开始对话的5个条件。

,恢复乌克兰领土完整。

第二,尊重《联合国宪章》。

第三,赔偿乌克兰所有损失。

第四,惩罚每一名战犯。

第五,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情。

对乌克兰方面给出的五个条件,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9日回应说,基辅及其“监护人”不需要谈判,他们的目的是破坏性的。

俄罗斯副外长安德烈·鲁坚科也称,俄罗斯没有为启动谈判提出任何先决条件,但基辅应表现出善意。他提醒说,基辅通过了一项禁止与莫斯科和谈的法律。俄方始终表示准备进行此类谈判,谈判中断不是俄方的过错。

俄联邦委员会议员贾巴罗夫则认为泽连斯基的条件“可笑”,没有一个正常的会接受这样的条件,“泽连斯基之所以说出这一切,是因为他没有得到华盛顿和伦敦的相应命令,而且他还没有准备好谈判,因此提出不现实的条件。这样的声明不仅令俄罗斯人民失望,而且令欧洲人民失望。每件事都要有专业人士来做。政治是一项非常艰难和复杂的职业,要成为一个的总统,需要有适当的技能和经验。”

资料图

俄罗斯政治学家巴久克则分析,美国推动乌克兰进行谈判,这表明华盛顿对战胜俄罗斯的能力缺乏信心。华盛顿公开或秘密向基辅发出信号,以缓和冲突升级的势头。尤其是美国的一些欧洲盟友担心局势正在恶化,他们的武库和财政储备正在耗尽。美国担心在战场上失败,为了保护脸面,因此提出让乌克兰与俄进行谈判。

而扎哈罗娃10日在记者会上再次表示,俄罗斯没有放弃谈判,考虑到当前的现实,愿意和乌克兰进行谈判。

俄罗斯问题专家张弘向“补壹刀”表示,俄罗斯方面认为,美俄没有共识,俄罗斯参加G20也很难取得积极效果,印度外长刚刚访俄,俄罗斯不需要在G20场合与中印协调立场,与其与西方各说各话甚至遭遇外交孤立,不如不去,没必要为了见面而见面。

张弘认为,美国中期选举刚刚结束,新的对乌克兰政策还在酝酿之中,各种猜测都有,俄罗斯方面认为,等成熟之后再与美国谈会更有效率。

俄罗斯选择在赫尔松方面撤退也可以看出,莫斯科追求的是整个地缘政治博弈的大方向稳定和控制,不会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反映出其在战争中的理性和实用主义,同时也向外界表明,俄罗斯在与西方的博弈中,不希望白白牺牲本国军人生命,俄罗斯在跟西方打一场持久战,不仅着眼今年冬天,也在预备明年,这场消耗战,比的是谁更有耐力。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