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斯科夫:赫尔松地位不会因俄军撤离而改变

参考消息网11月11日报道 据塔斯社11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周五称,俄罗斯没有看到乌克兰当局谈判的诚意,因此会继续进行特别军事行动。

报道称,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此前表示,基辅愿意谈判,但前提是满足基辅提出的条件,包括要求更换俄罗斯领导层。美国领导人拜登也泛泛表达了以外交方式结束俄罗斯行动的愿望。

佩斯科夫说:“乌克兰冲突……可以在实现(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后或通过和平谈判结束,这都是可能的。”他同时指出了基辅的不妥协立场:“基辅不想谈判,(因此)特别军事行动仍在继续。”

同时,佩斯科夫强调,在俄军撤离第聂伯河右岸后,赫尔松的地位不会被修改,“这是俄联邦的一个主体,这个主体的(地位)已在法律上确立和定义。这里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变化”。

资料图

另据俄罗斯卫星社11日报道,俄罗斯国防部称,赫尔松方向,莫斯科时间11月11日早5点,俄军向第聂伯河左岸转移完毕。

俄罗斯国防部发布消息说:“俄军各部向第聂伯河左岸转移完毕。俄军没有将一件军事装备和武器抛弃在右岸。全部官兵已经转移到第聂伯河左岸。俄军各部已经进驻到预设防线和阵地。”

俄罗斯国防部还表示,俄军各部在向第聂伯河左岸转移期间没有出现人员、武器、军事装备和物资方面的损失。对所有希望离开赫尔松州右岸的平民提供了撤离协助。(编译/胡丽雯)

俄媒:克宫称普京不会在G20峰会和APEC会议上发表视频讲话

另据环球网,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克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当地时间11日表示,俄总统普京不会在G20峰会和APEC会议上发表视频讲话。

据报道,当天被问及普京是否计划在G20峰会上发表视频讲话时,佩斯科夫表示:“没有这样的计划。”报道称,普京也没有计划在APEC会议发表视频讲话。

报道称,佩斯科夫还表示,不去印尼巴厘岛参加G20是普京本人的决定,“这是元首的决定,和他的行程有关。与他需要留在俄罗斯有关。”

资料图 图源:新华社

据俄新社10日报道,俄驻印尼大使馆新闻官亚历山大证实,俄外长拉夫罗夫将率团参加G20峰会。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当天稍晚表示,总统普京不会参加APEC会议,俄代表团将由俄罗斯副总理安德烈·别洛乌索夫率领。俄《消息报》援引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际委员会主席格里戈里·卡拉辛的话说,俄罗斯的国际声望并不取决于谁代表俄出席峰会。

延伸阅读

执笔/李小飞刀

这两天,俄罗斯方面有三个动向,受到国际舆论关注。

一个是俄罗斯方面宣布,普京不会出席G20峰会了。

一个是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下令俄军从赫尔松撤出,并向第聂伯河左岸转移。

一个是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考虑到当前的现实,愿意和乌克兰进行谈判。

西方舆论对这三个动向自然是喜不自禁,他们认为这是俄罗斯的“退却”;相反乌克兰方面却表现得很谨慎;还有一些分析认为,在美国中期选举结果出炉后,俄罗斯在按照预先设计好的方案调整应对策略。

地缘政治如棋盘,俄罗斯作为重要棋手之一,一举一动受到高度关注,一子一目都被拿来反复分析,不到最终判定结果,外界实际是很难准确把握和预测形势真正的发展变化的。

1

普京不去G20了。

俄罗斯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表示,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将率领俄代表团出席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G20峰会。而普京总统参加峰会的形式正在研究中。他可能会以视频会议的形式参加峰会。

对于普京不去G20的原因,俄罗斯媒体各有猜测。有人认为是莫斯科预估参会意义不大,比如俄政治学家康斯坦丁·卡拉切夫表示,普京亲自出席G20活动没有意义,因为峰会没有安排与他国领导人的任何会晤和会谈。

资料图

卡拉切夫认为,普京很可能会选择以在线方式参与。他不太可能想处在一个不舒服的环境中。毕竟,普京的安全和健康问题也需要考虑。

卡拉切夫指出,本来这场峰会可以成为普京与美国总统拜登等领导人进行会谈的平台,但这种会谈既没有计划,也不会举行。

也有人认为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俄政治学家尤里·斯韦托夫称,首先总统在困难时期离开是不适宜的。另外,普京的安全问题是影响这一决定的主要因素之一。谁能保证普京专机的安全?美国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最近声明,俄罗斯领导人可能是一个“合法的目标”。所有这些因素都迫使俄罗斯冷静地评估局势并作出合理的决定。

斯韦托夫认为,美国肯定会利用G20再次谴责俄罗斯,使G20从一个讨论合作问题的论坛变成一个对抗平台。

普京不去了,拜登表示他已经“被告知这个结果”,其他领导人将“出席(会议),我们将有机会看看下一步可能采取什么措施”,拜登说。

2

俄罗斯撤军了。

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9日下令俄军从赫尔松撤出,并向第聂伯河左岸转移。

俄罗斯宣布从赫尔松撤军

对为何撤军,俄罗斯方面解释得也很清楚。俄军在乌特别军事行动司令苏罗维金向绍伊古汇报战场局势时说,“在全面评估现有情况后,建议俄军沿第聂伯河左岸进行防御。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与此同时,我们保护最重要的,我们军人的生命和坚守在第聂伯河右岸限定区域部队的整体战斗力。此外,这样可以释放一部分兵力和装备,将用来进行积极的行动。”

苏罗维金强调,乌克兰武装部队会继续炮击卡霍夫卡大坝,这可能会引发洪水,造成大量平民丧生。第聂伯河右岸的俄军也会面临被全面孤立的威胁。另外,乌军在赫尔松方向打击当地政府的设施、学校、医院和其他社会性的设施。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可能会在该地区引发人道主义灾难。

绍伊古称:“对我们来说,俄罗斯军人的生命和健康向来是位的。我们也应考虑到平民面临的威胁。请确保所有愿意离开的平民都已离开,并开始撤军,采取一切措施保障部队和武器装备安全渡过第聂伯河。”

对于撤军决定,俄罗斯“阿富汗退伍军人联盟”负责人弗朗茨·克林采维奇认为,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在冬季条件下消灭敌人,目前需要积累力量。俄军不应着急,因为时间在俄罗斯一边。乌克兰方面遭受巨大的损失,并打算袭击卡霍夫卡水电站,希望引发大洪水。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看,这种风险是不可想象的。这就是为什么说做出撤军决定是艰难的,但它是正确的。

俄罗斯军事专家弗拉季斯拉夫·舒利金则表示:“我们无法在右岸保持一个桥头堡。乌克兰军集结了大量的兵力和装备,很快准备在那里建立一个包围圈。他们拥有的高精度打击系统,已经能够覆盖通往赫尔松右岸的桥梁和渡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难以提供补给和支援。因此,指挥部认为,为右岸的桥头堡而战是毫无意义的。”

俄军事专家德米特里·博尔坚科夫认为,如果乌军在赫尔松附近的三个主要方向中至少有一个方向突破,这将给俄军带来巨大的悲剧。由于供应不足,俄军在右岸的力量正在减弱。右岸没有一条完整的战线,在开阔的草原上绵延150公里。如果有一处被突破,俄军将面临被包围和摧毁的危险。

而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称,他完全同意俄军撤到第聂伯河左岸的决定。赫尔松是一个没有可能稳定运送弹药,且形成牢固可靠后方的复杂地区,不应该说赫尔松撤军是投降。

资料图

但是,乌克兰方面却并不急于公开承认俄军准备从赫尔松撤军。乌克兰总统办公室表示,没有迹象表明俄军准备在未经战斗的情况下就离开赫尔松。

乌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米哈伊尔·波多利亚克在推特上写道,赫尔松仍然有俄军大量兵力,增加了储备。乌克兰相信自己的情报,而不会相信声明。乌克兰没有看到俄罗斯放弃赫尔松的迹象。

乌克兰更高拉达(议会)安全委员会副主席米哈伊尔·扎布罗茨基将军称,从纯军事角度讲,俄军从右岸撤军是正确的。除了通过第聂伯河的补给困难外,俄军不需要这个桥头堡。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俄军准备在另一个作战方向上使用从右岸撤军的部队。第三个原因是在第聂伯河左岸建立防御工事无疑具有作战优势。如果从军事角度看,从赫尔松撤离对战斗进程没有大的影响,但形象和政治后果可能会更为重要。

而拜登的表态则更值得玩味,他认为俄方选择在中期选举后从赫尔松撤军的时机“有趣”。共和党此前曾表示若在选举中获胜则不会给乌克兰开“空头支票”。选举结果共和党未尽全功,拜登这么说,恐怕也有些得意。

3

俄乌再次释放出谈判意愿。

泽连斯基8日先提出了乌克兰开始对话的5个条件。

,恢复乌克兰领土完整。

第二,尊重《联合国宪章》。

第三,赔偿乌克兰所有损失。

第四,惩罚每一名战犯。

第五,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情。

对乌克兰方面给出的五个条件,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9日回应说,基辅及其“监护人”不需要谈判,他们的目的是破坏性的。

俄罗斯副外长安德烈·鲁坚科也称,俄罗斯没有为启动谈判提出任何先决条件,但基辅应表现出善意。他提醒说,基辅通过了一项禁止与莫斯科和谈的法律。俄方始终表示准备进行此类谈判,谈判中断不是俄方的过错。

俄联邦委员会议员贾巴罗夫则认为泽连斯基的条件“可笑”,没有一个正常的会接受这样的条件,“泽连斯基之所以说出这一切,是因为他没有得到华盛顿和伦敦的相应命令,而且他还没有准备好谈判,因此提出不现实的条件。这样的声明不仅令俄罗斯人民失望,而且令欧洲人民失望。每件事都要有专业人士来做。政治是一项非常艰难和复杂的职业,要成为一个的总统,需要有适当的技能和经验。”

资料图

俄罗斯政治学家巴久克则分析,美国推动乌克兰进行谈判,这表明华盛顿对战胜俄罗斯的能力缺乏信心。华盛顿公开或秘密向基辅发出信号,以缓和冲突升级的势头。尤其是美国的一些欧洲盟友担心局势正在恶化,他们的武库和财政储备正在耗尽。美国担心在战场上失败,为了保护脸面,因此提出让乌克兰与俄进行谈判。

而扎哈罗娃10日在记者会上再次表示,俄罗斯没有放弃谈判,考虑到当前的现实,愿意和乌克兰进行谈判。

俄罗斯问题专家张弘向“补壹刀”表示,俄罗斯方面认为,美俄没有共识,俄罗斯参加G20也很难取得积极效果,印度外长刚刚访俄,俄罗斯不需要在G20场合与中印协调立场,与其与西方各说各话甚至遭遇外交孤立,不如不去,没必要为了见面而见面。

张弘认为,美国中期选举刚刚结束,新的对乌克兰政策还在酝酿之中,各种猜测都有,俄罗斯方面认为,等成熟之后再与美国谈会更有效率。

俄罗斯选择在赫尔松方面撤退也可以看出,莫斯科追求的是整个地缘政治博弈的大方向稳定和控制,不会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反映出其在战争中的理性和实用主义,同时也向外界表明,俄罗斯在与西方的博弈中,不希望白白牺牲本国军人生命,俄罗斯在跟西方打一场持久战,不仅着眼今年冬天,也在预备明年,这场消耗战,比的是谁更有耐力。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