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地人上海跑网约车被扣车罚1万

因为无法申办网约车证,在上海跑网约车的殷先生被扣车扣驾驶证,罚款1万元,他将上海市浦东新区城管行政执法局和浦东公安分局交警支队告上法庭,索赔4万元。11月7日,这起网约车“修正”案在静安区法院一审开庭。

>>>网约车拉客被罚

城管扣车1个月罚1万 交警扣驾照3个月

浦东新区城管行政执法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今年50岁的殷先生是江苏人,在上海跑网约车。“我开网约车被行政处罚了,我起诉到法院,法院昨天(11月7日)上午9点半开庭,现在就是等待判决,我在法庭上讲了案件的来龙去脉。”

今年7月30日上午,殷先生搭载两位女性乘客在上海国际旅游度假区迪士尼停车场被浦东新区城管现场查扣。

城管依据《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认定殷先生擅自从事出租车经营的行为,驾车非法营运,向他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扣押车辆,限他15日内到案发地浦东公安交警支队接受处罚。

浦东公安分局交警支队认定殷先生实施驾驶汽车从事非法客运活动的违法行为,决定暂扣驾照3个月。今年8月,浦东新区城管行政执法局对其罚款1万元,没收违法所得77.91元。

>>>法庭上自行辩护

“到现在没收到77.91元,怎么算违法所得”

殷先生告诉记者,“原告就是我,我希望被告单位一把手参加,但他们是派了一个城管副局长参加庭审,请了两个律师,副局长和一个律师从头到尾没讲一句话。”

“有一位律师说根据《上海市出租车管理条例》说司机的确是营运了,进行处罚符合条例,说扣车扣证不是行政强制行为,是行政强制措施。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我说这是全网直播,律师说话要严谨,不要被人笑话,强制措施和强制行为又有什么区别?”

殷先生当庭提了21条理由,他认为对方辩护理由不是太充分。“我是和‘神州专车’签约的,乘客支付给‘神州专车’了,我到现在也没收到77.91元这个钱,怎么算违法所得?”

“7号开庭持续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殷先生要求撤销对他的行政处罚,并赔偿由此给他造成的4万元经济损失,法庭当日并未当庭宣判。

>>>城管抓到谁就罚

缴款项目为何是“卫生罚款和卫生没收款”?

殷先生缴纳罚款的票价凭证

殷先生缴纳罚款的凭证显示,缴款项目为“卫生罚款和卫生没收款”。

“城管抓到谁就罚谁,次抓住是扣车1个月,扣驾驶证3个月,罚1万,第二次抓住罚3万,扣证6个月。我的车扣了1个月,驾驶证扣了3个月,给我造成4个多月的损失。”

殷先生认为,城管是越权,没有权利抓罚,处罚不当。城管依据《上海市出租车管理条例》,可是该条例并没有扣押驾驶证的处罚条款,城管开具限期接受公安部门处罚通知书也没有法律依据。

浦东新区城管行政执法局开具限期接受公安部门处罚通知书

>>>交警定性的依据?

民警没现场纠违 城管无权要求交警扣驾照?

浦东公安分局交警支队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浦东公安分局交警支队8月出具的《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殷先生非法客运的事实有民警现场的纠违经过等证据,但殷先生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交警并没有现场纠违:“交警就没有在现场。”

殷先生要求交警提供现场执法记录仪等视频证据,“仅凭口供没有现场直接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这一点作为警察应当知道。”

殷先生表示,违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的严重违法行为,才扣驾驶证。事发7月30日,事发25天交警并不知情,从未调查取证,在8月24日仅凭城管限期扣押驾驶证通知单就扣证,“什么时候交警队属于城管管啦?城管有什么权利要求交警扣押驾驶证?交警定性的依据是什么?”

>>>质疑罚款搞创收

外地人在沪没法办证“晓得罚不知道在哪办”

“不是我不想办证,上海市对外地人是办不了网约车证的,办证必须是上海本地人。”

殷先生所说的网约车“双证”是指网约车运输证和网约车驾驶员证,他表示外地人在上海不允许申请跑网约车,他由此质疑罚1万不公。

“外地人在上海是办不到的,这个证也办不出来,而且具体在哪里申请也没公布,所以我在庭上问为什么不公布在哪里申办?我接受处罚时也问,被告居然也不知道,他们经常抓,抓的多了,那罚款晓得罚,问在哪里办理却说不知道。”

据殷先生介绍,上海外地人来打工的比较多,上海和其他城市不一样,上海只给本地人办证,其他城市不存在这个问题。

殷先生表示,严禁以罚款搞创收,他们抓到谁谁倒霉,他们这样是不是以罚款搞创收?

殷先生认为有更科学合理的管理,这也是他将本案称之为网约车“修正案”的一个考虑,如果真的要杜绝非法客运,促使网约车合规化,完全可以让平台封禁账号,因为平台和运管大数据都是联网的,2018年9月上海曾封禁4.7万辆违规车账号和1.3万背景审查不合格司机的账号。

殷先生说:“完全可以直接通过封禁的方式规范制度管理。所以我在法庭上提到,这个事情交通部也发文了,凡是罚款事项可采取其他方式进行规范或管理的,一律取消,这些有文件,都有政策要求的。他们这样做,所以我想曝光这个问题。”

>>>城管回应被起诉

认定非法营运才处罚“不是他说不当就不当”

11月11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浦东新区城管行政执法局,国际旅游度假区中队基层分队工作人员称,他们专门负责交通管理。

“现在他到法院起诉了,官司正在打,他没请律师,他是自己去法庭的。他主要违反了《上海市出租车管理条例》。当时扣车没扣驾驶证,是交警队扣的,我们发了通知给他,他到交警队扣了驾照,他的车扣了一个月左右,处罚结束,车子就还给他了,他的驾驶证是扣了3个月。”

这名工作人员解释说:“我们认定他非法营运才处罚他的。处罚不当不是他说不当就不当的,上面有上海市政府定的。”

工作人员表示,扣车罚款都有依据,“没有依据,我们不可能随便处罚,我们不能乱执法,没有依据不能干,肯定都给他提供了处罚依据,没有依据怎么可能处罚他?我们不是乱来的,我们是依法来开展工作,也不能够瞎来的。”

>>>为啥是卫生罚款?

城管解释就是处罚款“这个还没有改过来”

记者询问,一年处罚多少网约车司机?工作人员说:“这个东西不好给你说了,只要是给我们抓到了,肯定都要处罚的。”

记者询问为何殷先生缴纳罚款单据上缴款项目为“卫生罚款和卫生没收款”,工作人员解释称:“城管局以前是以市容为主,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把好多职能项目纳入到行政执法局去了,所以这个是还没有弄掉(改过来),上面还没有改掉,那就是处罚款,在建行和工行缴罚款都是写的卫生罚款。”

这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外地人在上海办不了网约车证件。“对的,现在上海的法规还是这个样子的,外地人办不了证,这个是上海市网约车有规定的,又不是我们自己想这样的。”

工作人员介绍:“上海人要办网约车证件是在‘一网通’上去申请个人考证,考出来以后,个人名下的车子就转换成网约车,必须先考证,如果考不到是不能去转换的。”

>>>学法规自写材料

“很多司机不懂法罚就罚了,但我学习法律”

殷先生表示,网约车属于共享经济互助互利的新业态,交通部三令五申要求各地持包容审慎的态度鼓励创新发展。

殷先生每天开车十几个小时非常劳累,他认为不应当受到处罚,“我们是用勤劳的双手为上海人民提供服务。很多网约车司机也不懂法律,不知道,所以罚了就罚了,也没办法,但我学习法律,我清楚法律规定。罚最多的是3万元,还要扣车、扣驾驶证,几个月不能再跑车营运,只要扣了驾照再开车就违法了。”

殷先生透露,他是自行辩护,“整个材料都是我自己写,全程没有找过任何人,法庭上我阐述了21条理由。”

>>>跑车挣钱很辛苦

受疫情影响被处罚,扣车扣证半年多没收入

“主要跑网约车比较自由,我学法律是附带的。我的私家车是一辆北汽新能源车,14万元买的,当时是借的钱,已经3年了,现在还完了。”

殷先生坦言跑车挣钱很辛苦,“每天十多个小时,一个月挣1.2万元。也是生活所迫,上海租房开销太大,只能靠跑车来维持生计。”

“疫情影响很大,我们又被封控在家70多天,这次又被处罚,扣车扣证4个月,半年多没收入,非常难,有疫情生意不好,压力很大。”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李华 编辑 董琳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新闻热线 029-88880000)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