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撤退赫尔松, 梅德韦杰夫发文:俄民众不要给敌人高兴的借口

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据俄新社、“Vesti.ru”新闻网等多家俄媒报道,俄罗斯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当地时间11日在社交平台Telegram上发帖称,他当天在俄罗斯库尔干地区视察了库尔干机械制造厂,听取了履行国防采购订单的单位以及负责向俄武装部队供应现代化武器部门代表所作的报告。他还在帖子中谈及俄罗斯领土主权话题。

梅德韦杰夫11日在Telegram上发帖中的视频显示,他在视察库尔干机械制造厂期间与随行人员进行了交流,听取了相关报告。

资料图

梅德韦杰夫还在配文中对俄罗斯民众称,“领土主权的概念在我们并没有消失。一切都会回来的,会回到俄罗斯联邦的。所有关心局势的人有人危言耸听可以理解,但歇斯底里和过于惊慌失措则令人无法理解。”他还呼吁俄罗斯民众不要给“敌人”感到高兴的借口。

梅德韦杰夫并未明确说明,自己这段话具体是在对哪个事件置评。不过,俄新社将其与近日发生的“俄军撤离赫尔松”联系了起来,并评论道:“(俄罗斯)军队从赫尔松撤出后,梅德韦杰夫提醒不要采取歇斯底里的行为。”

“赫尔松州”首府赫尔松市位于第聂伯河西岸。这个乌克兰南部城市距离克里米亚仅有约100公里,是重要的军事和民用海上航线通道。当地时间11月9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下令“赫尔松州”的俄军由第聂伯河西岸转移至东岸,建立防御,以避免造成部队不必要的损失,并保护平民安全。据新华社报道,分析人士指出,俄方此举或出于无奈,是为了保存有生力量留待未来反攻。不过乌方谨慎看待俄军撤离,认为这可能是俄方信息战和心理战,旨在诱敌深入。未来一段时间赫尔松仍是俄乌战事主要焦点。俄罗斯国防部11月11日说,赫尔松方向的俄军及其装备已全部顺利从第聂伯河西岸转移至第聂伯河东岸,转移过程中俄军未蒙受任何损失。

延伸阅读:

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张晓雅】据塔斯社7日消息,俄罗斯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7日在其社交平台页面上发文称,俄做出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的决定,很大程度上受到基辅威胁恢复核计划的影响。

资料图

塔斯社说,梅德韦杰夫发文称,基辅政权“正为1994年《布达佩斯备忘录》规定乌克兰承诺放弃苏联时期部署在其境内的核武器的决定痛苦不已”,并且当时的决定是在华盛顿的巨大压力下做出的。

资料图

《布达佩斯备忘录》是1994年美国、英国、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签署的一项备忘录。它规定,乌承诺放弃苏联时期部署在其境内的核武器,美、英、俄作为担保方,保证乌主权和领土完整。

梅德韦杰夫继续称,乌方还说“会用这一武器来对付我们和他们自己的公民”,“当他们威胁要恢复核项目时,他们明确地暗示了这一点,这在很大程度上触发了(俄方的)特别军事行动”。

与此同时,报道称,梅德韦杰夫还以南非为例,提及该国是自愿放弃核武器的,“此后,它加入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成为1996年缔结《非洲无核武器区条约》的发起国之一。”梅德韦杰夫还称,南非政府对其人民、邻国和整个国际社会采取了负责任的立场,其为此感到自豪,并以自己为榜样为其他提供了一条选择的道路。”

“这正是为什么今天南非是正在形成的多极化世界新秩序全球架构的最重要代表。比勒陀利亚(南非行政首都)与俄罗斯、中国、印度和巴西处于平等地位,是金砖合作机制协调一致的关键因素(之一)。”梅德韦杰夫总结说。

据《基辅独立报》早前报道,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2月19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讲话说,如果乌克兰得不到安全保证,基辅将“完全有权利认为《布达佩斯备忘录》不起作用,1994年的所有一揽子决定都受到怀疑。”泽连斯基的表态随后引起俄媒关注,包括俄新社、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在内的多家俄媒称,泽连斯基暗示可能会恢复乌克兰的核地位。

俄罗斯军又一次大规模撤退,这一次是从赫尔松,完全放弃第聂伯河右岸地区,包括重要的赫尔松市,撤退到河左岸。虽然与上次的哈尔科夫大撤退时溃不成军不太一样,这次显得更有秩序,但撤退毕竟就是撤退。俄新社的文章说,在赫尔松之后,俄罗斯将不得不回答其历史上被诅咒的问题……

资料图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罗斯国防部10日表示,在尼古拉耶夫-克里沃罗格方向,俄军部队正严格按照计划向第聂伯河左岸预定阵地机动。

尼古拉耶夫-克里沃罗格方向实际上就是赫尔松方向。

此前,俄对乌特别军事行动战区集团军司令苏罗维金向俄罗斯防长绍伊古汇报说,赫尔松方向,俄军将在第聂伯河左岸筑垒防御,部队很快将开始实施机动。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截屏

实施机动,是大撤退的另一种说法。

俄罗斯不少人开始为此次撤退寻找合适的理由。

“俄军离开是为了永远回来”,俄罗斯tsargrad电视台网站说,放弃赫尔松事关胜利,虽然事实是苦涩的,但是并不是总是如此,俄军离开赫尔松是为了保存军队,从而保住最终胜利的可能性。

此前曾多次对俄军作战指挥提出质疑的俄罗斯车臣地区领导人卡德罗夫、“瓦格纳”集团创始人普里戈津也对此俄军撤出第聂伯河右岸的决定表示了赞同。

据俄《观点报》报道,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称,他完全同意俄军撤到第聂伯河左岸的决定。他认为,在进行权衡后,苏罗维金将军在为了高调声明的毫无意义牺牲和拯救战士宝贵生命之间做出了艰难的但是正确的选择。他说:“赫尔松是一个没有可能稳定运送弹药,且形成牢固可靠的后方的复杂地区。在目前复杂的局势下,将军明智且有远见地疏散和平居民并且下令重新集结。因此不应该说赫尔松是投降。”

一个多月前,在哈尔科夫撤退之后,卡德罗夫曾直接批评俄国防部犯下大错,并扬言如果俄军高层不改变策略,就将被迫与普京联系,向他们解释哈尔科夫发生的真实情况。

“瓦格纳”集团创始人普里戈津表示,苏罗维金必须撤军,这拯救了1000名被包围在敌方领土、被完全切断补给线的士兵。普里戈津指出,作出从第聂伯河右岸撤军的决定并不容易,但它表明俄军指挥部愿意为士兵们的生命负责。普里戈津说,俄军的撤离不应引起恐慌。

俄罗斯《消息报》报道截屏

据俄罗斯《消息报》10日报道,俄罗斯军事专家弗拉季斯拉夫·舒利金表示:“我们无法在第聂伯河右岸保持一个桥头堡。乌克兰军集结了大量的兵力和装备,很快准备在那里建立一个包围圈。他们拥有的高精度打击系统已经能够覆盖通往赫尔松右岸的桥梁和渡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难以提供补给和支援。因此,指挥部认为,为右岸的桥头堡而战是毫无意义的。”

俄军事专家德米特里·博尔坚科夫认为,如果乌军在赫尔松附近的三个主要方向中至少有一个方向突破,这将给俄军带来巨大的悲剧。由于供应不足,俄军在右岸的力量正在衰弱。右岸没有一条完整的战线,在开阔的草原上绵延150公里。如果有一处被突破,俄军将面临被包围和摧毁的危险。

虽然俄罗斯专家们的解释看起来很有道理,但无可否认的事实是,俄军又一次失利了,西方媒体甚至把它称为“这场战争最重大的逆转之一”。这不可能不在俄民众之间引起反应。

“在赫尔松之后,俄罗斯将不得不回答其历史上被诅咒的问题”,俄新社的一篇评论发出这般感慨。

文章说, 106年前,也就是1916年,在杜马的一次会议上,俄立宪民主党人帕维尔·米柳科夫尖锐地提出了一个问题:“这是愚蠢还是叛国?”他当时指控沙俄的王室和政府正在寻求与德国达成“可耻的和平”。

几天后,时任首相斯图尔默辞职,次月拉斯普京被杀,两个月后就是1917年2月,革命暴发。所以这个问题成为“被诅咒的问题”。

俄新社的这篇评论文章说,俄罗斯军队从第聂伯河右岸向左撤退引起了一些俄罗斯人的巨大反应,他们怀疑莫斯科准备与基辅对话,并对此表示不满。这让人想起米柳科夫提出的那个问题。

文章作者写道,战场上的失利或任何谈判尝试,神经质不仅会在军队中蔓延,还会体现在对当局的信任问题上,可能对民族团结构成威胁。所以人们应该清楚的一点是,俄罗斯联邦没有受到叛国的威胁——元首普京永远不会与乌克兰和西方达成“可耻的和平”。

文章称,今年2月24日之后,俄罗斯就只能前进——跌跌撞撞、犯错、受到打击,甚至在战术上暂时撤退,但战略上只能向前。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