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调整高血压诊断标准

近日,心血管病中心、中国医师协会等多方联合制订的《中国高血压临床实践指南2022》发布,针对高血压诊治过程中的常见问题,给出了较为详细的循证推荐。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将我国成人高血压的诊断标准由140/90mmHg下调至130/80mmHg。

有专家对此解读称,此次标准修改,不仅有充分的国际和国内循证医学证据支持,而且血压水平在130~139 mmHg和/或80~89 mmHg的人群多为中青年,下调诊断标准体现了防线前移、加强初始预防的理念,否则将错过减少高血压导致的心血管疾病和其他疾病危害的关键时机。

这10mmHg之差看似很微小,却足以在社会上掀起热议。因为这10mmHg所涵盖的,是一个数以亿计的庞大人群。按照以前的诊断标准来算,我国大约有3亿高血压病患者,新标准实施后,我国高血压病患者数量预计能达到约6.13亿,新增3亿多高血压病患者。很多人或许会发出感慨:一夜醒来,我怎么就成了高血压病患者?

这部分新增患者,过去均以“高血压前期”或“临界高血压”自居,属亚健康人群。既然如此,治疗的紧迫性就不会太强,对血压积极干预者少,持观望态度并时时监测血压已属不易,不乏有人对似病非病的状态漠不关心。今后既然被明确为高血压病,他们对待血压的态度和做法,也就不得不做出重大改变,以更积极的态度进行前置性防范。

当然,也难免有人感到不解:仍使用过去的标准,有何不可?

首先,如此调整,经历了严谨的医学循证过程,具有很强的理论与临床实践基础。其次,我国高血压诊断标准从1977年的160/95mmHg,到1997年的140/90mmHg,再到如今的130/80mmHg,这个演变过程一脉相承,既体现对高血压病的了解在不断加深,也意味着社会在不断进步,生活水平在持续提升,对健康的要求也水涨船高。

更要看到,当前健康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从过去注重诊疗,变成注重疾病全过程干预,从注重“治已病”,转变成注重“治未病”。

这次调整,顺应了健康干预重心前移的趋势。就高血压病本身而言,该病导致的多种并发症已成为头号“健康杀手”,如高血压心脏病、高血压脑病、高血压性肾病、视网膜动脉硬化、心脑血管意外等,致残率和致死率都很高,给很多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经济和照护负担。

高血压诊断标准降“10”,从短期看,更多早期患者能够得到规范化诊疗,从长远看,高血压病的发病率也势必会大幅降低。

这对于个人来说,是一次特殊动员,每个人都不应置身事外。此后,个人理应强化对自身血压的关注与干预力度,不仅已患高血压病的人要更加主动地接受规范化诊疗,未患病的人也要更积极地防病,加强体育锻炼、摒弃不良生活方式、严格控油限盐、学会管控情绪等,都得尽快落实在行动上。

此外,高血压病患者短期内大量增加,对诊疗的需求会相应增加,医疗系统也要做好准备,调集更多资源,为患者提供更优质的诊疗与预防指导。公共卫生部门应顺应这一变化作出相应调整,在高血压病前置性防范、日常生活指导、免费药物发放等方面,为居民提供全面周到的服务。

只有多方共同努力,才能将高血压诊断标准下降,转变成社会健康水平普遍提升。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